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Stay with You/全文完整版

国际三禁,禁转

架空背景 小镇

(前)流浪歌手×小酒吧老板

带几句杰宝

—————————————————————————————————————


严君泽拖着行李箱背上吉他,沥青路面变成了青石板,老旧的城门在他眼前框出一条通向古镇的路。严君泽揉了揉鼻子,他还是不太习惯江南阴寒的天气,初来乍到被绵绵软软的春雨淋了感冒,不算严重,但是唱歌时的尾音总带着一点含糊。


“不是我说严安妮,你这动作够慢的啊。”李元浩拖拉着一双拖鞋斜斜地坐在酒吧外的藤椅上,严君泽翻了个白眼,“求求您赶紧滚。”

李元浩三两步跳起来勾住他的肩膀,“走走走,我带你去后院。”

“干嘛啊?”

“你不是要找住的地方吗?我们酒吧小老板大方地表示他可以收留一下你。”李元浩拽了拽门环,推开沉重的木门。严君泽抬头,两层的小楼,小院子里散着秋千和藤椅,多肉和常春藤挂在楼梯扶手上,还挂了方便猫爬上爬下的猫架子。

“这就是你说的朋友啊?”史森明抱着猫逗弄,看到来人扬起大大的笑容,“你好,我叫史森明。”

严君泽紧张又犹疑的心情被他的笑容一点点融化,他主动伸出手,也朝史森明笑了起来,“你好,我叫严君泽。”


史森明撑着头坐在吧台后面,他的小酒吧算不上有多热闹,胜在心意,无论是玛格丽特深蓝之海还是女儿红桃花酿,只要点的出来,他都可以给你端上来一杯。这样的配置似乎有些奇怪又矛盾,不过史森明的原话——“开心最重要啦。”


严君泽大学毕业后正正经经地上了两年半班,生活实在死板僵硬,直接交了辞呈。背上自己的吉他,当个流浪歌手。漫无目的地漂流在城市街头,再辗转去往下一个全新的城市。

他正好想起来李元浩这个损友似乎就在这个小镇里,于是顺便着联系了他,没想到这人帮他连住处都安排好了,也算是没亏他叫了这么多年的爸爸。

严君泽不喜欢在一个地方固定唱歌,有的时候他在这条街上唱一晚上,也有的时候他在天桥上唱完一首歌就走,或是在同一个地铁站里三个夜晚只简简单单地弹吉他。


“我可以上去吗?”严君泽推开小酒吧的门,他在街上晃了一圈又一圈,酒吧很多,驻唱歌手也不少,差不多是没有留给他的位置了。不过史森明的小酒吧中央的舞台上空着,连个应有的烘托气氛的灯都没看见,就空荡荡地留着一把椅子和麦。李元浩收拾好空了的酒杯,史森明百般无赖地吸着草莓汁,“吉他?”他做了个弹吉他的手势,严君泽点点头,他一直背着自己的吉他,“好的呀。”史森明冲他比了个ok,露出严君泽见过的小甜豆一样的笑容,“要是帮我招揽了生意我就请你喝一杯,成交?”

严君泽拍了拍他的头发,“成交。”


史森明以为严君泽这种追梦少年走的是摇滚中二风路线,会拿出一把超酷的电吉他开始大声嘶吼,结果严君泽从琴盒里拿出的就是一把普通的木吉他,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调完音,试了麦后低头拨弦。

史森明撑着下巴看严君泽,这人张嘴就来,唱的什么歌他一点旋律都没印象,倒是他的老熟客凑过来,“哎哟小明啊,这是哪个俊小子!”

“嘿嘿嘿,我的一个房客啦。”史森明挠了挠头,给来人倒了一小盏竹叶青。


严君泽这个人,是真的有魔力。

李元浩看着现在已经坐满了八分座位的酒吧断言。他忙着调酒,严君泽还在上面唱,史森明不熟悉的这些旋律他却都能哼上几句。

那是严君泽曾经大胆做过的梦想。


严君泽终于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嗓子眼里冒出来的字已犹如小刀在细细刮着声带。他一屁股坐到正对着史森明的座位上,史森明早就给他调好了酒,“这杯叫什么?”琥珀色的酒液底层流动着粉色和金色。

“我新调的,你喝喝看。”史森明笑着看他,转着笔还在考虑这杯酒的名字。

严君泽抹了点盐,蘸着喝了一口——醇厚深沉,还有些火辣辣地往肚子里烧。

“哇史森明你这——”他还没抱怨完,后劲就在他嘴里打了个转,石榴和柠檬糖浆的酸和甜衔接上了烈酒留下的醇和辣。

“怎么样?”史森明凑近了点看他,纸上的名字只留下了最后几个。

严君泽被他的眼神盯着有些不自在,眨了下眼避开他的视线,“挺……挺好喝的。”

“所以叫什么啊?”

史森明垂眼看了下纸,“君子吧,君子。”他朝严君泽竖起手指,“你是第一个喝‘君子’的哦,严君泽。”


李元浩在今天的日期上打了个勾,第40天了,严君泽!你从来没在哪个城市停留超过一个月啊!

严君泽蹭着吧台边走向舞台,冲史森明抬了抬手,史森明刚开始调酒,“今天喝什么呀——君泽爸爸。”

严君泽被他这一声叫得耳红,“你定就好,我都喜欢。”

“真的?”史森明嘿嘿嘿地笑了起来,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严君泽匆匆跳上舞台,李元浩流下泪水,这人一眼都没看他,这不是他的乖乖儿子严君泽了。


严君泽例行唱完一首英文歌下了舞台,史森明递上一杯浅粉色的酒,盛在宽口杯里,漂着两片柠檬。很清淡的酒,本来应该是一杯下肚毫无压力,柠檬释放出酸素,让它无端多了些苦味。

“哇。”严君泽咂舌,史森明调出来的酒永远都是多变的,他总是忘记这一点,前一秒口感还有些酸涩,下一秒甜蜜的气泡就炸开在他的口腔里。

“所以这又是什么新品?”严君泽舔了舔唇,草莓汁的味道甜到他有些不习惯。

“我没想好,君泽你来给个名字吧嘿嘿嘿。”史森明洗了杯子,“好歹喝了这么多杯,泽少赐个名?”

“那就叫‘明’吧。”他欲盖弥彰地加了一句,“明亮的明。”

不言而喻。

严君泽想,不管是明亮的,甜蜜的,还是微微酸涩的,都像是闯入他的世界的史森明。

他都喜欢。


“不是这样的……你要这样子……”严君泽蹲在史森明面前,史森明坐在秋千椅上抱着严君泽的吉他,努力地学习怎么扫弦。

严君泽一手扶住史森明的膝盖,另一只手拉着他的手摁到弦上,“指腹就摁在一根弦上,手指要动的够快。”

“哇。”史森明吐了吐舌头,“弹吉他这么难的嘛!”

严君泽摁住琴弦,“我来,你扫弦试试。”

史森明扶住琴枕,盯住严君泽的手,严君泽的手修长,骨节分明,握住他的手的时候足够有安全感。史森明回过神来,轻轻扫弦,严君泽再摁住另一根弦,如此反复,慢慢地和史森明消磨时光。


第78天,李元浩在日历上画了个圈,彳亍口巴,严君泽为了小老板已经不流浪了。

“哇史森明你搞什么?”李元浩被史森明抱着的一大把玫瑰花震惊到了——难道他要和严君泽表白了?

“今天不是520吗?总要吸引点顾客啊。”史森明每天都会把吧台上的花换一换,碰巧5.20,就费了好大的价格买了玫瑰花。

“哦——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心思呢。”李元浩嘟囔了一声,整理酒柜。

严君泽还是如约晚上来驻唱,酒吧里闹哄哄的,和平常的小酒吧气氛不太相同。

“今天人这么多?”严君泽倚在吧台旁,李元浩斜眼看他,“今天什么日子?”

“今天我驻唱的日子啊?”

李元浩没绷住表情,整张脸都皱在一起笑了出来,“求求你,当个单身狗吧。今天520啊,儿子。”

严君泽“哦”了一声,李元浩看他波澜不惊的模样,拐了他一肘,“哎?你没什么计划?”

“你等着看咯。”


严君泽咳了几声,拿出一张皱巴巴的谱子放在谱架上,史森明挥开喻文波一直骚扰他的手,“狗儿子你能不能安分点!”

“我靠史森明你个小粗森,你一晚上盯着人家驻唱多久啦?”喻文波吸了口果汁,王柳羿最近在参与了一个大型的拍摄活动,到了六月底才会回来,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就来史森明这里凑热闹了。

“我盯着我的房客不行啊?”史森明翻了个白眼,李元浩一听前奏的旋律就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哇李元浩你搞什么——”

李元浩摇摇手指,莫名有些得意,“小明,这首歌是君泽自己写的。”

“???”

“不过当时他只写了一半就搁置了。”李元浩双手交叉,很认真地看他,“因为这是一首情歌。但是吧。”

史森明整颗心都被揪起来了,好像自己窥探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他没谈过恋爱。”李元浩一拍大腿,“这人没谈过恋爱写不出情歌你知道吧!”

“然后现在他唱了,就说明他谈恋爱了!”

……

严君泽的这首歌的歌词可以说是毫无内涵,最后他只是轻轻地扫弦,一遍遍地唱出“Stay with You”,温柔得像是那天手把手教史森明弹吉他一样,反复抬头看向史森明的方向。

史森明想,他是爱我的。

我爱的人愿为我停留。


喻文波被史森明赶到了一旁当个不显眼的电灯泡去,严君泽面前摆了一个小口杯,一口闷的那种。

“所以,这杯又是什么新品?”小口杯里的酒和白水无异,连闻起来都一样寡淡。

史森明看严君泽拿起酒杯,手指反扣住他伸过来的手和他十指相扣,扬起笑容倾身到严君泽面前,“是‘你’,只有你。”

严君泽准确捕捉住面对的人的嘴唇,狠狠地亲了上去。

是啊,只有你。

只有你能让我stay with you。


【完】

———————————————————

短小的番外:

喻文波离开了酒吧,‘蓝哥你怎么时候能回来啊。’他发了条微信过去,不过王柳羿现在应该很忙吧,不一定会看到。

他把手机揣进口袋,逆着人潮离开古镇,没一会儿特别设定的铃声就响了起来,“喂蓝哥?你怎么和我打电话啦?”

“看到你的微信了。”王柳羿坐在帐篷外,南半球此时的风有些凉,不过好在云都被吹散了,星河一泻如注。

喻文波挑眉,“蓝哥今天有空啊。”话没说完他自己先笑了起来,“哦我和你说啊今天史森明那个粗森……”

王柳羿听喻文波在大洋那头絮絮叨叨地和他从游戏聊到美食,从宋义进谈到史森明,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一点羡慕和孤单。

“杰克。”王柳羿手边的野草都要被他拔秃了,他温柔的声音随着电波跨越了千里传到喻文波耳中,“杰克,这边的星空很美。”

“但是我只想到了你的眼睛。”

“你看向我时的眼睛。”

“那下次,你带我去看看吧。”喻文波突然想起了严君泽反复唱的stay with you,轻轻地哼了出来,“带我去看看你眼中的我吧,蓝哥。”

———————————————————

没有了!真滴没有了!

以后可能会精修,这篇文还是留了点遗憾的,很多细节其实没扣。

我自己本身写文有个问题,不太会写心境的变化和循序渐进,所以君明两个人到底是怎么一步步喜欢上对方的没有很准确地写出来QAQ不过想给出来的感觉就差不多是一见倾心吧。

文中大部分吉他和酒的部分都是瞎鸡儿写的


想要评论!想要反馈!反馈了才不会手抖!#狗头

评论 ( 4 )
热度 ( 58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