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不医而愈 /一发完

国际三禁 禁转

生活有点苦,希望我笔下的他们是甜的。

魔都今天也下雨了。

明天期中考试,今天激情爆肝,浪里小白龙。

————————————————————


这不是第一次压力性头痛了,史森明知道的。

MSI表现不好的时候,亚运会压力重重的时候,夏季赛疲惫不堪的时候。

他似乎总在给自己无穷的压力来逼迫自己不断前进。


才晚上十点多,史森明就躺到被窝里,寄希望于自己混乱的生物钟此刻能正常点,有人拿着针不断刺入他的脑神经里,一阵阵生疼。

他爬起来翻箱倒柜,没记错的话之前他有备过一盒止痛药。

在基地里严君泽每次都絮絮叨叨地,说什么也不让他吃止痛药,一遍遍告诉他这种止痛药吃多了会有瘾,对职业选手的神经会有长期损耗。

严君泽宁愿让他喝一杯热牛奶,然后慢慢地一边揉着他的太阳穴,一边轻声给他念故事,就算要熬到两三点他才能入睡,也好过让他吃止痛药。


就吃一小片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史森明掰了一片,就着温水吞了下去。

药片有点苦。

他记得自己之前收藏过一首歌,说是缓解压力性头痛很有用,那今天试试好了。


戴上了耳机,喧嚣的世界就没了声音。

只有雨声在他心里落下声音。

雨落在森林里,在溪水上溅起涟漪,顺着苔藓的脚印滴在甲虫的背上。

史森明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他母亲总说‘森明’就是光倾洒在森林里,于是森林便明亮了起来,就有了希望。


惊醒。

史森明看了眼手机,凌晨三点,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停掉了,脑子里又像是被人拿尖锥子一下一下地刺。

他推开阳台门,趴在栏杆上看凌晨三点的揭阳。南部十一月的气候还是温暖的,带着些海水的潮意。

揭阳是座年轻的城市,凌晨三点依旧灯火通明,和他年纪相仿的人彻夜欢愉。

史森明开始刷微信,严君泽难得发了条朋友圈,摇摇晃晃的镜头里李元浩和刘志豪拿着麦鬼哭狼嚎,一点都没在调上。

这已经是八个小时前的朋友圈了。

李元浩和刘志豪这两个人肯定是去海南找严君泽了,不然严君泽不会发朋友圈的。

史森明点了个赞。


严君泽秒发微信给他。

“小明你还没睡?”

“没啊。”

“……”

“头痛?”

“头痛。”严君泽一击要害,如果是别人问史森明,他顶多说自己失眠或者打游戏,带着点安抚的意味。可是严君泽不同,他甚至不用问史森明就能给出正确答案。

严君泽没给他回消息了。


史森明吹着海风,翘着腿坐在藤椅里,有光亮照在阳台玻璃上——不是自然光,肯定是手机的手电筒。

哇谁啊——

史森明站了起来,不爽的心情在看到楼下来人后瞬间瘪了下去。

严君泽举着手机冲他笑,就像是《忽而今夏》里的章远在高考前夕举着手电筒拿纸照在女主家的墙上给她打气。

好幼稚。

哪有人凌晨从海南跑到揭阳来的。

史森明笑了出来,冲他招手。


严君泽拨通了史森明的手机。

“喂?”

“是我啊。”

“你怎么半夜跑过来了?”

“因为我知道你肯定睡不着。”严君泽插着兜,踢脚下的小石子,“我刚到揭阳,就往你家跑。”

“所以泽少是来干什么的?”史森明抓住风,低头看楼下严君泽的影子。

“来陪我的小甜豆睡觉的。”严君泽抬头和他四目交接,“然后明天,带你去我的家乡看看。”

史森明又开始傻白甜地笑了起来,“我爸妈都不在家,你上来吧。”


史森明给严君泽开了门,止痛药被他随意地放在桌上,严君泽眼睛一扫,弹了下他的额头,“怎么吃止痛药。”

“头痛得厉害,睡不着,我下次不会啦。”

史森明躺回床上,严君泽的手臂搭在他腰上,轻轻揉着他的太阳穴。

“睡吧。”


凌晨三点的海棠花未眠。

凌晨三点的人初眠。


史森明沉入梦境前抓住严君泽的手,身侧的人轻吻他的额头,像是羽毛落在了心上。


【完】

————————————————————

希望我写出来的他们永远是甜的,不喜欢写疼痛的场景。

我的文里小明永远能够笑嘻嘻的,君泽爸爸永远都是个温柔的人。

下一次君明应该就是中长篇哨向了,实在是写到现在还有很多想写的没写出来(……)好事多磨吧。


依旧希望评论反馈!不手抖!#狗头

评论 ( 12 )
热度 ( 72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