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Sweet Dessert(下)

前文:Sweet Dessert 熔岩巧克力


放出来了,希望大家喜欢,我饿了。——————————————————————————————


史森明怀疑自己看错了,下午刚加了微信、光顾过两次的人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好像在等他。


“你……好?”史森明和严君泽打招呼,毫不意外地看见对方露出和他一样的“怎么是你”的表情。


“你就是史森明?”严君泽笑了起来,在这种事情上遇到熟人,能省去不少麻烦,“学生会宣传部部长,严君泽。”


史森明天生自来熟,“是学长呀。”还是个喜欢吃自己甜点的学长。


严君泽,这个名字有丶好听。


严君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别叫我学长了,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好的呀君泽。”关了音乐悄悄咪咪听他们对话的高振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是什么傻白甜剧情。




严君泽挺放心交给史森明的,和他说要是有麻烦来找自己就可以了。


“你真不认识严君泽啊?”史森明送严君泽回去,答应他下次一定给他做熔岩巧克力,回来看见高振宁一本正经地盯着他。


“我之前真的不认识他,怎么啦?”


“你以后记得离他远点。我听学长们说他有点混。”史森明有点不高兴,“哇你个逼是不是对他有什么偏见啊?我觉得他挺好的。”


“我说真的,我上次在老城区见到他打架了,身边还有四个人在一起。”高振宁想起他看到严君泽从小巷里走出来,冷冷瞥了眼街口徘徊不安的人,轻蔑地比了个中指,随后跨上摩托嚣张地离开,身后小巷里十几个人捂着肚子嗷嗷叫疼。


也难怪当他知道严君泽还是学生会的宣传部部长之后大吃一惊。


毕竟严君泽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形象。




我见过他一身伤的样子。


史森明想。


可那又怎么样呢。




“君泽你有没有好的拍摄地点推荐一下?”严君泽在去上大课的路上,史森明在微信上给他发消息,加了微信后两个人时不时会聊上几句,建筑系和摄影系的课表没有任何交集,在校园里很难偶遇,严君泽还是习惯去甜品店找史森明。


“什么主题?”严君泽跑上四楼的大教室,找了个后排的座位,隔壁宿舍的洪浩轩坐在他旁边,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移开视线。


“又在给香锅发消息?”严君泽扫了一眼他的消息框,看到刘世宇麻辣小龙虾的头像。


“在和锅老师约火锅~”


手机震了一下,“‘城市,生命,光’的主题。”


严君泽想了想,“我知道有个地方,周六晚上我去甜品店找你吧。”


“爱你!君泽霸霸!”史森明给他发了个“亲”的表情,严君泽面无表情地扣下手机拿出笔记本,嘴角却泄露了他的秘密。




史森明抛下喻文波让他今天善后,“你干吗去?”史森明解下围裙,把熔岩巧克力和蓝莓慕斯装进小盒子,“和君泽约了地点去摄影,他等会来找我。”


“你的专业课作业?你什么时候还会麻烦别人了?”


“因为这次主题很麻烦所以托他帮忙一下嘛嘻嘻嘻。”严君泽推门进来,史森明背着自己的摄影包就跑了。


“今天的蛋糕!”严君泽接过小盒子,“谢谢了。”他放进后备箱,将备用的头盔拿了出来,“你以前坐过摩托没?”


史森明摇摇头,严君泽抬起他的下巴帮他扣紧了头盔,“那等会抱紧了我。”严君泽低笑一声,拉下了面部防护罩。




严君泽带着史森明上了高速,身边经过高低起伏的浮光掠影,这座城市夜半才开始了狂欢,颓唐和奢靡交错,办公楼的玻璃后飘起咖啡的苦,连天的电线后的老房子摇摇欲坠似黄昏的老人。


史森明不知道严君泽想带他去哪里,但他好像从来没怀疑过严君泽,他一直这样毫无顾忌地相信着他。




“到了,小心点。”严君泽将摩托车停在老旧小区外,这里的都是老房子了,它们被新建的高楼大厦和繁华步行街双面夹击在市中心,他牵着史森明的手拐进弯弯绕绕的无人小路,黯淡的路灯照下两个并肩的身影。他推开最里面的那栋楼的门,天台的门锁着,严君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找到一根铁丝,驾轻就熟地开始捅锁。


史森明帮他拿着手机照明看得心惊胆战,生怕有人上来查看情况把他们抓个正着。




严君泽轻轻推开门,天台的视野宽阔,史森明跑到墙边,下面就是这座城市最繁华的步行街,人流不息。不远处的大厦伫立更迭,蓝色的冷光打在他脸上,高速上的车子一辆又一辆急骋而过。远望过去还能看到江对岸的电视塔和CBD未灭的灯火。


以史森明一个美术生的眼光来看,这个地方真是摄影绝佳的地方,城市的深夜,疲倦的下班族,夜嗨的年轻人,生命交织成这里的光。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这也太棒了吧!”史森明撑着身体往外探,迎着风笑出来,“我还从没有这样看过这座城市!”


“我外婆住在这里。”严君泽站到他身旁,“从小这里就是我的小天地。”史森明开始调焦、立三脚架,听到这话扭头看他,“那我是第一个来这里的嘛?”


严君泽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当然了。”


于是这里有了第二个主人。




“你找谁?”洪浩轩下楼拿了自己的奶茶外卖,看到史森明站在隔壁紧闭的宿舍门前徘徊,不免好奇地问他。


“我找严君泽,但是他们宿舍人好像都不在。”史森明冲洪浩轩笑了笑,“他们三个出去了,你可能要等一会了。”他打开自己的外卖袋子,“喝奶茶吗?第二杯半价的。”


“那就谢谢啦,嘿嘿嘿。”史森明戳开膜,吸了一口布丁,“你就住在隔壁?”


“嗯,我和君泽都是建筑系的~”洪浩轩觉得自己应该对史森明有些印象,“你是他朋友?”


“算是吧。”史森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我只是会做甜点给他。”


“你就是那个会做甜点的小学弟?!”洪浩轩眼睛都亮了,“李元浩经常抢你给君泽的甜点,整栋楼都会听到哦。”


“是吗?”史森明笑得眼睛都要没了,“喜欢就好。”


“你做的君泽都很喜欢哦,我上次去找锅老师,君泽竟然能面不改色地吃完一整个泡芙。”史森明想起严君泽吐槽自己泡芙奶油放得太多了,抿唇摇了摇头,“下次不给他做泡芙了,我还是给他做慕斯吧。”


“都可以啊,君泽对于你的甜点才不挑~”洪浩轩吸了口珍珠,楼梯间一阵嘈杂,他远远听到了刘世宇的骂娘声皱了皱眉,“他们回来了。”


刘世宇走在最前面,李元浩和简自豪脸色都不太好,严君泽捂着手臂走在最后面一言不发。


“我先回去了,有麻烦再找我。”简自豪等会还有节专业课,刘世宇点点头,“今天麻烦你了啊狗爷。”


“没事没事,下次恰火锅带我一个。”




严君泽被站在门口的史森明吓了一跳,本来低气压兀自不爽的人结结巴巴地问他,“你……你怎么来了。”


史森明看他捂着胳膊,连忙想看他受伤情况,“你的胳膊怎么了?让我看看。”


“别别别,进去再说。”严君泽抓住他的手,他的胳膊肿痛得厉害,自己都只敢小心翼翼地虚盖着。




李元浩从小冰箱里拿出冰袋裹上毛巾,严君泽的左手小臂肿了一大块,皮肤裂开来,血流在手掌心上有些狼狈。


史森明给他擦干净了伤口,拿着冰袋往他伤口上轻轻敷了上去,“疼……?”敷上去的一瞬间严君泽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捏紧了拳头没出声。


“没事。”严君泽这才想起来史森明不会是为了这事来的,“你找我什么事?”


“宣传片那个我照片都拍好了,要传给你吗?”严君泽打开微信,联系了乐毅,“先发我邮箱吧,后期制作我会安排人做的。”他拍了拍史森明的发顶,“辛苦你了。”


“那下次能带我去天台吗?”史森明满怀希冀地看向他。


严君泽轻轻笑了一下,“那必须行啊明神。”


李元浩和刘世宇一脸司马。


这什么对话我们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互相确认过眼神,是不gay的人。




严君泽乖乖养伤,发誓这半个月不出去打架,他把自己的设计图纸带了出来,坐在甜品店最里面的角落里等史森明下班,今天喻文波不在,王柳羿替他来的,这个人他有所耳闻,是文学院的汉语言文学专业的系草,专业知识很硬货。


“哟泽少。”王柳羿把蛋糕往他面前一放,算是打过了招呼,严君泽可以说是他们大学里的奇葩了,学生会直升的宣传部部长,建筑系头号学霸,三年的奖学金从未落下,更常见的是校霸的身份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见过他一身伤地回学校。


王柳羿当初和他竞争过宣传部部长的职位,不过最后他转去了外联部做了副部长。


“这是小明给你的。”草莓拿破仑,新鲜的草莓点缀在一团团白色绵密的奶油上,史森明顾虑到严君泽不那么喜欢奶油,但是拿破仑里的奶油又必不可少,在酥皮里加了些蓝莓没那么甜腻。


“谢了。”


王柳羿推了推眼镜笑得温和,“泽少,你们两个很危险啊。”


严君泽的叉子一顿,懒懒抬眼看王柳羿,“宝蓝这话什么意思?”


“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王柳羿走回咖啡机前,“难道你会不知道,还是他会不知道?”




严君泽和史森明并肩坐在栏杆后面,腿挂在天台外头,晃晃悠悠着弹起落下,史森明哼着歌,严君泽听不出旋律,大概是他不熟悉的民谣吧,他喝了口啤酒,易拉罐在他手里变了形,“哎史森明啊,你不怕我吗?”


“啊?”史森明趴在栏杆上,斜对面巨大的广告屏在轮播奢侈品牌的新品香水广告,他看不懂广告里男人和女人的迷离暧昧,夜幕遮掩下他们低语轻吻,点起情欲。


“我为什么要怕你?”史森明戳了戳严君泽的手臂,已经没前两个星期那么肿了,但是手臂还不好剧烈运动。


“你看到我的伤了,你的舍友还有王柳羿不可能没告诉过你吧?”


啤酒罐空了,严君泽捏扁了它,“Piu——”完美的弧度空投三分,落到废弃的篮球架的球网中,史森明在一旁给它配上绝佳的音效。


“所以呢?”史森明张开双臂,像只自由坠落的鸟,他探出身体朝步行街上的热闹人群望去,严君泽在一旁心里一紧,抓住他的手腕,“你小心点行不行,这样很危险的。”


史森明反手抓住他的手,“这不是有你吗?”他看着严君泽,“君泽霸霸会保护我的吧?”


严君泽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没有给出回答,但他没有放开自己的手。


“今天是我生日。”严君泽盯着史森明看,史森明的睫毛可真长啊,比他认识的几个女生还长,不知道具体有多少根,有机会的话能不能数一数?


“你不早说哦?早知道我做个生日蛋糕给你了!”史森明笑着锤了下严君泽,但显然情绪没有刚才那样雀跃了。


“拿破仑挺好的。”严君泽回忆起草莓的丝丝甜味,还在舌尖上打转。


“你不是不喜欢奶油吗,拿破仑的奶油那么多,你告诉我我可以做提拉米苏或者芒果慕斯啊——实在不行我少加点奶油也好。”史森明的语速越来越快,显然是有些急了,他心里燥得很,带着一股无名的怒气。


“不是的。”严君泽打断他,“不是这样的。”


他很认真地看着史森明。


史森明侧头看他,严君泽很少露出这么认真的表情,就算是临时接手棘手的学生会活动,他也一直都是胸有成竹,凡事不过尔尔的样子。


严君泽挪到他旁边,很近很近,两个人的手臂紧紧贴着,史森明心里有一个答案已经在疯狂叫嚣了。


严君泽一字一句地说:“因为是我喜欢的人送的,所以无论什么,我都愿意全盘接受。”


巨大的广告屏还在循环播放那个广告,男人捧着女人的脸庞吻了下去,痴缠绵密。


严君泽低下头,迎着史森明笑意盈盈的眼睛,小心翼翼又有些生涩地吻住史森明的唇。


柔软的,甜的。


他猜史森明一定偷吃了草莓,不然为什么这个吻这么甜。




影子也温柔。




严君泽红着脸分了开来,史森明也是满脸通红,严君泽挪开视线注意到小区里刚回家的上班族,史森明低头就看到刚从奢侈品牌店里结伴而出的年轻女孩,他们回头对视了一眼,忽然笑出了声。




史森明和严君泽又交换了个草莓味的吻。




而整个世界都在他们脚下。




【完】


——————————————————————


本来只是想写个小短篇的结果写的我直接分了上下发


满足了一下我对于甜点的执着和对天台的幻想,


然鹅文中的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这种两个人并肩坐在天台上接吻,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背景板真的很戳我了。


心里能排前三的名场面。


君明真甜。




依旧求反馈求评论,不手抖。#狗头

评论 ( 25 )
热度 ( 124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