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Sweet Dessert(上)

国际三禁 禁转

社会校霸学长×甜品店甜品师学弟

设定巨bug但是别管了「跪」

甜  一点都不虐

———————————————————————


“不好意思,我们店要下班打烊了……”史森明刚整理好咖啡机,门口的风铃声响提醒他来了客人,他抬头从收银台后看去,来人低着眉眼,撸着袖子,身上留着大大小小的伤口,有的还在往外冒血珠,看着渗人。

严君泽愣了一下,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几十分钟前李元浩终于从实验室滚了出来,哭着拜托他帮忙在这家甜品店买蛋糕吃,得亏严君泽今天正好在这附近有仇要报,顺口答应了他。

“哦……哦没事,你还剩下点什么?我不挑的。”严君泽挠挠头,站在甜品柜前问史森明。

“今天剩下的蛋糕可以吗?没人买的话就要扔掉了。”史森明悄悄松了口气,这人一开口就让他没感到那么害怕,一进来的时候这人身边的气压低得有些吓人。他看严君泽点点头,把剩下的甜点都拿了出来,“还有一个芝士蛋糕,两个红丝绒泡芙和草莓小方,你要哪个?”

严君泽想着李元浩快要饿死了估计也不挑,“帮我都打包吧。”

史森明美滋滋地开始帮他打包,今天运气太好了吧,竟然有人直接承包了他做的甜品,“我今天新做了熔岩巧克力,送你一个尝尝吧。”他转身跑进料理台,从烤箱里夹出最完美的那个放进小盒子里,白色的小盒子上用花体字写着“Dessert&Nap”,旁边画着大大的笑脸,看着就让人心情愉悦。


史森明拉住严君泽的袖子,“给你的。”他递过两个创口贴,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这里受伤了。”严君泽手背一擦,是刚才打架受的伤,流了血,“谢谢。”体验了一把来自陌生人的关怀,倒是很意外。


严君泽回头,史森明在整理甜品柜,显然蛋糕全部卖了出去让他十分开心,“哎,你每天都在店里吗?”鬼使神差地,严君泽问出了口。

“周三到周六我都在这里打工哦。”史森明冲他眨眨眼,“下次你来我请你啊。”


严君泽走出甜品店,摊开掌心,是过分可爱的轻松熊图案的创口贴。

刘世宇显然已经等候多时了,靠着自己的摩托相当不耐烦地拍了拍,“严君泽你好了没啊?买个蛋糕都这么慢?”

“好了好了。”严君泽戴上头盔跨上自己的摩托车,蛋糕盒被他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后备箱里,这么可爱的小盒子不应该和他一起面对疾风。


严君泽和刘世宇翻墙进了宿舍楼,两个人做贼一样的抱着吃的,一个人护着蛋糕盒,另一个捧着两斤的麻小跑回宿舍。

李元浩眼巴巴地等着他俩呢,一见到严君泽怀里的白色小盒子连忙扑上去,“我的小蛋糕!”

“你小声点!是要被宿管大爷骂死吗!”刘世宇带上门,严君泽把小盒子放在桌上,“那个什么……熔岩巧克力给我留着。”

李元浩拆盒子的动作一顿,“熔岩巧克力?我咋不知道他们家什么时候出这个了?”

“今天那个店员给我的。”李元浩看到了草莓小方,他最喜欢的,“店员?那个戴眼镜很书生气的还是那个头有点大的?”

严君泽叉了下熔岩巧克力,流心的内馅立刻涌了出来,他回忆起史森明的样子来,“都不是啊,就是个笑起来很好看的人。”

“那我没见过。”李元浩嘀咕了一声,“有可能是甜品师?”

严君泽尝了一口熔岩巧克力,比他想象中苦一些,不过是他喜欢的味道,“谁知道呢。”


严君泽掰开泡芙酥软的外皮,奶油翻了出来,他只尝了一口就皱起了眉,太甜腻了,舌头都要没了。他想扔进垃圾桶,但是一想起史森明明晃晃的笑来又有些舍不得。万一他知道自己没有吃完的话会很难过吧。

“我说你今天怎么样啊?那个龟儿子认怂没?”严君泽还是慢慢地开始啃那个泡芙,“认了,怂货一个,腿都软了。”他含着奶油和李元浩说,要不是李元浩实验室那边的麻烦事,今天他肯定一起来,“狠话是放得顺溜,叫爹的时候倒是喊得比谁都快。”

“还是我们泽少社会。”


下次要告诉那个人少放点奶油。

严君泽艰难吃完泡芙后想。


严君泽喜欢去学校两条街外的那个网吧打游戏,李元浩翻了个白眼,宿舍里的电脑是装饰用的?

当然不仅仅是去打游戏,拐过网吧的斜对面街角就是那家甜品店。

“帮我带个蛋糕回来啊。”李元浩终于忙完了他的实验报告,这时候只想像一摊没骨头的肉一样躺在床上,严君泽挥挥手,“知道了。”


今天是周四。

他看到史森明站在柜台后面和另外一个人聊得很开心的样子,拍着那个人的腿大笑,“喻文波你太菜了——!哎欢迎光临!”史森明看到来的人,笑嘻嘻地和他打招呼,“你又来了啊。”显然他还记得严君泽。

严君泽点点头,“我来买蛋糕。”

“上次的好吃吗?”史森明撑着下巴看他,很期待严君泽的反馈了,“啊……就是……熔岩巧克力还不错,泡芙太甜了,就是奶油有点多,其他的也还不错……”严君泽被他这样直愣愣地盯着有些不自在,低头看甜品柜,今天的蛋糕还有很多选择,“没有熔岩巧克力吗?”

“上次那个是我新的尝试啦,还没有正式上架。”史森明看他略略有些失望,想起了烤箱里的乳酪塔,“你要不要等一会儿?乳酪塔快要做好了。”严君泽显然还是对史森明做的甜点少了点抗拒力,在浪费点时间等乳酪塔和买完就回去赶设计图纸之间选择了前者。

“帮我先打包这个草莓小方和椰子芒果千层吧。”史森明美滋滋地帮他打包,“上次说好的这次请你,这两个算我的哈。”

喻文波在一旁瞪大了眼睛,史森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他怎么不知道?

“可以啊史森明,都学会请别人蛋糕了?什么时候请我洋房火锅?”史森明锤了下喻文波,“来来来,先把你的脱单请客吃饭给我交了,接Q辣舞你要点脸行不?”

严君泽接了个电话,刘世宇在电话那头显然有点狼狈,“我艸严君泽你在哪儿!我和小狗遇到了点麻烦赶紧的梧桐路443!”他心下一紧,冲史森明招了招手,“我有点事去处理一下,帮我留着。”

史森明不明所以,先点头答应了下来,“那你快去快回。”


严君泽把摩托车一停跑进小饭馆里,刘世宇和简自豪简直大战群雄的架势,被十几个人围在当中,老板和厨师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了。

“你们干什么呢。”严君泽抱臂站在门口冷笑,“欺负我兄弟?”

刘世宇看到他眼睛一亮,咧咧嘴笑出了声,“妈的干他们!”

严君泽拉下防火帘,抄起一旁的椅子冲了上去!


“他还回不回来啊?”喻文波趴在桌子上,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了,严君泽没回来,史森明就不让他动乳酪塔,可是乳酪塔的香味一直往他鼻子里窜,馋得他想哭。

“他说回来就一定回来啊。”史森明头也没抬地玩手机,“哎你和他见过几次啊?”

“这次是第二次。”史森明笑嘻嘻地看向喻文波,“你个儿子打探我底细呢?”

“我关心一下你还不行了?”喻文波翻了个白眼,“才两次?那你知道他名字吗就这么相信他?”

史森明噎了一下,“不知道……”

“哇哦,那你很棒棒哦。”喻文波情不自禁为他鼓掌,“见色忘义史森明。”

史森明扣着手机壳的边,“你去吃乳酪塔堵住你的嘴行不?喻文波你bb机呢你?”


严君泽掀起防火帘,“走了。”他披上自己的薄夹克,三个人身后一片狼藉,几张红色毛爷爷压在了角落的啤酒瓶下。

“严君泽你去哪儿啊。”刘世宇看严君泽跨上摩托,朝不同的方向调转车头。

“有东西忘拿了,我去拿一下。”

“那你顺路帮我捎份超辣的麻辣香锅。”刘世宇觉得哪里不对劲,但钢铁直男才懒得管那么多,只惦记着自己最爱的麻辣香锅。


“抱歉,我刚处理完事情。”严君泽推开甜品店的门,喻文波抱着史森明的手,史森明另一只手高举着乳酪塔,“喻文波你已经吃两个了!!我才做了五个!!”

“你变胖的话宝蓝会嫌弃的。”史森明语气深沉,喻文波一听这话乖乖收了手,“又拿蓝哥压我?史森明你胆子肥了。”

史森明把剩下的乳酪塔打包好,递给严君泽,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他,“能加个微信吗?下次我做了新的甜点告诉你。”

严君泽愣了一下,他的微信里都是熟人,史森明看出他的犹豫,“不方便的话就算啦。”

“没事,你加我吧。”严君泽摆摆手,拉出自己的二维码给史森明,虽然两个人还算不上熟人,但是甜点的诱惑还是不可小觑,严君泽心甘情愿做个舔狗了。

“拜托吃完乳酪塔也给我反馈啦!”史森明心里美滋滋,双手合十地拜托严君泽,严君泽拿着小盒子离开,决定乳酪塔就不给李元浩吃了。

这可是专门给我的。


“哎君泽啊,下个月有个活动要出宣传片,你这个宣传部部长去找一下摄影系的人。我帮你联系好了,大二的学弟史森明。”学生会会长的声音在话筒那边慢悠悠地传过来,严君泽一手提着麻辣香锅一手拎着蛋糕,夹着手机上楼,“哇兄弟怎么又有活动啊,上个月不是刚做完春季活动吗。”

“书记安排下来的我也很苦恼啊,和艺术馆联动的“城市之光”活动。你去摄影系那边随便问个人都认识史森明,去找就是了。”刘志豪翻了翻手上的资料,“我去联系外联部部长了,你这次多费点心啊。”


“请问史森明在这里吗?”严君泽问了同级的摄影系学生,他们的宿舍楼在后面一栋,史森明果然是个小太阳,摄影系的人都知道他,现在没有课,大概率史森明在宿舍,想要找到人应该不难。

“啊?小明啊?”打游戏的人摘了耳机,“你找小明什么事情吗?他现在不在。”

严君泽心下觉得不巧,但是宣传片的事情不好拖太久,“有学生会的事情找他,他什么时候回来?”

“过一会吧,你坐那等等吧。”高振宁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座位,“这儿是小明的位置。”

评论 ( 14 )
热度 ( 98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