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你是我身外风来(一)

两三天更一次,会放完整版的石墨。

有bug也有逻辑混乱,ooc是我的,欢迎捉虫。

本文时间线跳的飞起。

是君泽霸霸舔狗一个,在我这里严君泽永远zhui帅,不接受反驳。

风元素灵感来源白起evol

——————————————————————


“严君泽!君泽!”严君泽站在低垂星空下的茫茫沙漠中,风里传来遥远的呼唤,一声声地刺得他心口疼。他伸出手,千万缕风缠绕在指间,像是谁的亲吻。

雀鹰盘旋在头顶。


严君泽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进联盟塔的大厅,全玻璃的建筑折射着耀眼的光芒,落在他身上,暖洋洋的。

我到底是回来了。严君泽捏着薄薄的通知单走到检察台前。

“新来的哨兵?”这是个上任不到一年的检察官,如果是老一批的检察官,他们一定会对面前的人再熟悉不过。

严君泽递过那张通知单,“0025号严君泽。”机器扫描他的虹膜,“滴滴”了两声,确认了身份。

“哦,从皇族分部来的。”检察官递给他一块水晶,严君泽将精神力凝聚在掌心,被水晶一点点吸收。

检察官接过水晶,惊奇地看了他一眼,“你真的是哨兵?”水晶里头的青色风元素只占据了如米粒大小的空间。要知道,哨兵的精神力一般都十分强大,比如简自豪,当初的精神力蕴含的火元素差点把水晶爆掉,或者是像早年的禹景曦高学成等人,能让整块水晶明亮炽热如火焰。

严君泽点了点头,有些紧张地抓紧了背包的带子,“进去吧。”检察官虽然感到有些奇怪,RNG再水,也不可能让精神力这么弱的一个哨兵加入一队,但是他仍把水晶放进0025的抽屉里,给了面前的人早已做好的ID卡。

严君泽看着ID卡上青涩稚嫩的照片,缓缓收紧了手。


“君泽你来啦。”李元浩跟在自己的狮子后头,看着自己那头刚才还在懒洋洋地晒太阳的精神体一跃而起,扑到了严君泽面前。

“刚来。”严君泽摸了摸小虎的耳朵,“它是不是又胖了?”

李元浩挠了挠头,小虎不大高兴地拍了他的行李箱一爪,“人家老大爷不愿意动,我都使唤不来。”

严君泽看到刘世宇了,这人还是锅盖头,今天意外地洗了个头,“君泽啊。”刘世宇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释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一头远东豹。

“今天还要来个新的向导,你看到没有?”刘世宇有些兴奋地舔了舔嘴唇,要知道现在RNG可是全哨兵阵容,每天都在求天求地地求一个向导。

严君泽摇摇头,蹲下来挠了挠豹子的下巴,“麻辣香锅又长大了。”

比当初的豹子更强壮了,也更凶狠了。

不知道自己的阿让怎么样了。

“风哥!”刘世宇朝严君泽身后挥挥手臂,严君泽还抱着麻辣香锅,侧过身看了一眼。

黄鼎翔。

他们的教练和领队。

Firefox立在他的肩头,牢牢抓住他肩膀上的奖章。

“风哥。”严君泽低低叫了一声,手下的力气有些大,把麻辣香锅脖子上的那撮毛揪得有点疼。

“介绍一下,这是史森明,PDD的战队里最厉害的向导,今年正式入塔,加入RNG。”史森明冲他们笑了起来,像个小太阳一样,“你们好!”

严君泽看到了史森明的精神体,雀鹰在半空盘旋,兴奋地一圈又一圈地转,最终落在了他眼前。

“哎——明你!”严君泽伸出手臂,雀鹰稳当当地停在他的小臂上,好奇地冲他叫了起来。史森明缩回半伸出去的手,他有点怕面前这个冷着一张脸的人,看他的样子也是新加入RNG的,“那、那个……你好?我是史森明,你也是新来RNG的吗?”

严君泽旁边的刘世宇和李元浩疯狂憋笑,风哥也笑着摇了摇头,却不出声多说什么。严君泽倒是淡定地很,伸出另一只手,“你好,我是严君泽,也是新来的。”

他手臂上的雀鹰叫唤了两声,精神体通常能反应主人内心深处的真实心理,史森明看到自己精神体这个样子不大好意思地冲严君泽笑了起来,“那以后,就互相多关照了。”


严君泽累得直接往垫子上一瘫,Firefox飞了出去,黄鼎翔盘腿坐在了他旁边,把玩着打火机。

“风哥你太狠了。”严君泽抬了抬酸疼的胳膊,龇牙咧嘴地朝黄鼎翔抱怨。

“拉倒吧你,假惺惺。”黄鼎翔按捺住想要再暴打他一顿的想法,翻了个白眼,“现在你的精神图景怎么样?”

严君泽沉默了几秒,手中风元素幻化出一头灰狼的模样,“没有。”

没有进展。

黄鼎翔拍了拍他的肩,“没关系,我们慢慢来。当初……塔里太对不起你了。”

“那都是过去了。”严君泽手中的风元素散了,神色轻松自若,“都过去了。”

既然没法回头,就不要郁结了。

他揉了揉手腕,率先走出训练室。


史森明从隔壁训练室里走了出来,还有简自豪、喻文波和王柳羿。

“君泽你也训练好啦。”史森明先注意到了他,一般的训练都是团体训练或是组队训练,像严君泽这种被单独拉过去训练的实属少数。

“啊。”严君泽点点头,撩了把垂下的刘海,眼下有淡淡的青色。他每天都要进行高强度的恢复训练和突击检训,精神早已疲惫,幸好他在皇族时学会了控制精神波动,还没出什么大差错。

史森明小心翼翼地拽住了他,“我能不能……给你做个精神疏导?”

严君泽被他拽住了手腕,形似禁锢的动作让他情不自禁地抽身躲开,仿佛那不是一只手,而是什么烙铁。史森明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他不知道严君泽为什么突然躲开自己,是讨厌自己吗?可是自己也没有对他做过什么啊。

“对……对不起,我只是想给你做精神疏导,你看上去太累了。”简自豪在和喻文波讲话,瞟了他们两眼,有些不解地皱起眉头。

严君泽看着面前向导慌张无措又有点委屈的表情,意识到是自己反应过激了,面前的向导只是出于好心想要帮助他。雀鹰收敛了自己的双翼蹭了蹭他的脸颊,他想起来史森明加入皇族这么久自己还没有找过他进行精神疏导,“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刚才反应过激了。”严君泽主动朝他伸出手,“麻烦一次明神了?”

史森明不敢握住他的手,只堪堪把手指搭在他掌心中,从精神图景中化出一条细细的精神触手,探入严君泽的精神图景,这是什么……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精神图景。

一般的精神图景中会有一堵厚厚的墙,越强的哨兵,这堵墙就会越厚,防御性越强。可是严君泽的精神图景面前只有薄薄的一层破碎的网,千疮百孔。

越是薄的防护越容易攻破,但是攻势越猛烈,对哨兵的影响就越大。

史森明幻化出许许多多条精神触手,一点点穿过支离破碎的网,越来越快地游入严君泽的精神图景。

他看到了沙漠。

广阔无垠的沙漠。

也就只有蓝天下荒凉的沙漠了。

北风呼啸,他迷着一双眼,忽然全身涌起寒意。


史森明睁开眼,严君泽撤回手,“谢谢。”史森明有些泄气,他的精神疏导对严君泽好像没有什么用,在以前,无论他为哪位哨兵进行精神疏导,对方起码会给他一点反馈。但严君泽精神图景里的沙漠像是永恒沉默的存在,他掀不起一点波澜,而严君泽的精神体他也没有看到,无法进行进一步疏导。

“你的元素是风?”

“你听到了?”严君泽笑了一下,史森明点点头,“你的精神图景里,有风声。”

严君泽手上风元素变出雀鹰的模样,明看着和它一模一样的雀鹰,大眼瞪小眼地叫了起来。

严君泽向上一托,风元素变成的雀鹰在风里和明相互博弈,“你做的很好了,谢谢你。”

黄鼎翔叫了声小明,“小明,你来一下。”

“来了!”史森明跑了出去,明却没有和他一同离去,严君泽仰头看两头雀鹰追逐,忽然很轻很轻地笑了出来。


“你刚才给君泽做精神疏导了?”黄鼎翔带上门,史森明“嗯”了一声,“那你一定发现了吧,他的精神图景。”

“我看到了,风哥,他的精神图景怎么那么奇怪啊?”

“他以前受过伤,虽然有向导帮他疏导过,但是并没有什么用,我以前见过他的精神力评测。”黄鼎翔想了想,“打个比方,他的精神力其实是一汪泉,但是现在被封印了起来,只留下一层泉水在表面,剩下的精神力不断上涌但是永远只能慢慢地一点点上涌,被不断消耗,所以我们看到的,永远只能是表面的那一层泉水。”

史森明是知道精神力对于他们的重要性的,精神力的多少决定了自身元素运用的极限在哪里,比如他,他的精神力就能让他瞬间幻化出几十支光箭,李元浩的精神力就可以让他快速凝出一条雷鞭。而学院里的教科书也很明确地说过,精神力是能被使用的,但是不会被消耗的。

“他的精神力被封印了,精神图景自然也就陷入了沉寂,他的精神图景,已经如你所见那样,飘摇了很久。”黄鼎翔拍了拍史森明的肩,“小明,你能帮他精神疏导,是很好的。要知道,皇族分部的人告诉我,他在这一年多中从来没有让哪位向导帮他进行过精神梳理,而现在,你成了第一个。”

“那风哥……我刚才握住他的手腕,他为什么突然甩开来了?”史森明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来。

黄鼎翔愣了一下,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下次告诉你吧。”他点了根烟,“看来君泽还是放不下啊。”

事实证明,就算是严君泽自己说当初对塔里的决策毫无怨怼,可内心深处连他本人都觉得不可信,严君泽看上去骚话满天谁都能皮,实际上也就是个倔强又要强的年轻哨兵而已,当初在RNG多么厉害多么carry,后来被下放皇族就有多么落魄。

他或许还会挣扎沉沦,但是像史森明这样的小甜豆先伸出了手,说不定就能叩开他的心门呢。


评论 ( 13 )
热度 ( 61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