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你是我身外风来(二)

今天的更新,下午可能放环太平洋AU的设定,我爱环太平洋🌝

前文看目录内

———————————————————————


“冲冲冲!”刘志豪手握火剑,严君泽双手一挥,他踏风而上,迎上面前巨大的魅魔,李元浩疾步前行,手中长鞭缠绕着紫黑色的闪电,史森明的精神触手牢牢缠在简自豪的精神图景里,“小狗!右边!”简自豪的双枪不断倾泻出火弹,“君泽!”

“我上了我上了兄弟!”严君泽御风而起,风元素化成弓箭,带着风之力的箭牢牢钉在后方的魇魔脚下。

史森明举起光盾挡住炎魔吐下来的火球,刘世宇踩住刘志豪的火剑,一枪捅到魅魔胸前,李元浩的雷鞭立刻跟上,狠狠勒住它的脖子。

严君泽的脸色有些苍白,咬了咬牙又幻化出三支风箭,两支挡住魇魔的脚步,一支射中了炎魔的左翼。

“可以可以!可以冲兄弟!!”刘世宇手里幻化出巨大的火矛,用力投向仍然前行的魇魔。

严君泽轻轻喘了一下,指尖凝聚了几乎所有的风元素,他在调动风,狂风翻卷嘶吼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可以击破空间的桎梏,他搭弓,高速旋转的风箭直指魇魔。

“Nice严君泽!”魇魔被风箭一箭射穿眉心,史森明手中的光龙追击着空中的炎魔,严君泽双手一撑,形成厚厚的风墙围住炎魔,简自豪的火弹毫不犹豫地全盘托出,打出一道道血花。

“风哥太粗森了给我们接这种超S级的任务……”刘世宇拿着卷轴走在最前方,三颗魔核收在刘志豪口袋里,严君泽落在最后头,史森明还在给简自豪梳理,他的斗牛犬一直绕着队伍不停转圈。史森明转头看到严君泽一副恹恹的样子,“君泽,你还好吧?”

严君泽摆摆手,“我没事。”明落在他肩上,小声地叫唤。

史森明握住他的手腕,在这一年里严君泽都在努力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起码现在史森明握住他的手腕的时候是不会再反应过激的。严君泽的体温有些偏高,连带着整个人都有些迷糊。

史森明一边在和李元浩说话,想着反正严君泽和他都做过这么多次精神疏导了也没什么大问题,没有多想,精神触手长驱直入进入严君泽的精神图景——

等等!

史森明想要收回精神触手,却无力回天!

他的精神触手蕴含的精神力太过强大,严君泽本就在岌岌可危的边缘,只一下就撞碎了严君泽脆弱的屏障!

严君泽只觉得眼前一黑,隐隐传来狼啸和鹰啼的声音,“君泽!”

他倒了下去。

有什么应声而碎。


明无精打采地趴在小虎脑袋上,史森明环着自己,坐在椅子上不住地颤抖,“是我的错……我太不小心了……我、我忘了……”

刘志豪叹了口气,给哭不成声的史森明顺了顺气,“这不怪你。就算刚才没有精神疏导,塔里也会强制性要求他来医院检查的。”

医院里不让吸烟,李元浩只好拿着烟过过眼瘾,“小明,你想知道君泽的以前吗?”

史森明抬起头看向李元浩,李元浩轻轻一笑,“怎么说我和他也是多年队友啊。”

“我们俩是一起从GT分部提上来的,那个时候RNG也刚升到联盟塔总部,成立初期就那么几个人。”李元浩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陷入回忆,“在GT的时候君泽就是个很低调的人,因为RNG成立初期没有其他前锋,所以他是被推到了一队的位置上。”

“那个时候的我们五个人……也算是很好的了。”李元浩摇了摇头,“如果不是那次的任务失误,我们也不会走的走,退的退了。”


严君泽射出一箭,阿让随后跟着那个方向跃了出去,过了几分钟,“呜”地叫了两声。

“行了,走吧。”严君泽接收到自己的精神体的信号,挥挥手示意队友们跟上。

“一个B级任务竟然需要堪比超A的阵容,真是见了鬼了。”王城跟在李元浩后面小声抱怨了一声,“不是说要找什么证据就好了吗?”

严君泽抬手,他立刻闭上嘴,严君泽操控着风元素,风能传来所有的声响,他听到脚步声,注射器刺入皮肤的声音,还有人愤怒的嘶吼声。

他们正潜伏在一栋废弃大楼里,常年无人打理的大厦已经成了耗子和蜘蛛的家,严君泽打头阵,乐毅殿后,他们五个人从没有监控的角落里悄悄进入了地下室。

王城指了指楼上,他记得任务前给他们的情报,他们要的资料应该就在三楼最左侧的房间里。

刘世宇手中火球向楼梯上抛去,阿让跟着光亮四处查找,又跑回严君泽脚边,摇了摇尾巴。

“走。”严君泽伏低了身体小心翼翼地上了二楼楼梯,紧紧握住风矛以防突然有敌人出现。

过道里散落着他们看不懂的资料,还有破碎的药瓶和生物皿,乐毅捡起资料,“这不是我们的文字。”

李元浩摇摇头,“不宜久留,速战速决。”

最左侧的房间铁门摇摇欲坠,在风里哐当哐当地发出声响,令人毛骨悚然,严君泽扫开地上的碎渣,刘世宇手里的火矛和麻辣香锅先一步跨入铁门。

“安全。”

房间里制药的工具全部被打碎,连装样品的器皿都难以幸免,书架被推倒在地,资料上被泼了腐蚀性的溶剂,巨大的生物缸里泡着不知名的魔茧,它的供养系统还没有断掉,发出泉水冒泡的声音。

“还能找到什么?”王城在翻还没有被完全腐蚀的资料,他的獾在书架下疯狂扒拉,“找不到,找不到……我们需要样品才行!”

乐毅用土剑戳了戳地上的魔卵,“这些都死透了,不会要把那玩意带回去吧?”

魔茧虽然不大,但是随时有破裂的可能,他们可不想半路上又要杀一只魔种。

李元浩的雷鞭已经蠢蠢欲动,准备打破生物缸玻璃,“小心!”严君泽的风矛打散从门外射来的铁箭,“谁!”

画着油彩妆容的男人朝他们鞠躬,发出了生硬冰冷的机械电子声,“先生们,你们好。”

乐毅手上催动土元素形成巨盾,小丑装扮的男人挥一挥手,铁箭穿过土盾擦着乐毅的眼睛飞了出去。

“你们冒犯了沉睡之地,就要付出代价!”男人咧嘴大笑,密密麻麻的金属熔成武器,他身后冲出十数个哨兵,朝着五个人急速逼近!

严君泽化风为剑,一跃而起,侧身劈砍左切,阻挡住所有武器进攻的攻势!

刘世宇旋枪而立,毫不犹豫地释放出麻辣香锅,“香锅!冲!”

“君泽!香锅!回来!!”李元浩大吼,他们冲的太快了,他还没来得及提醒出来,只好踩着乐毅的盾腾空而起,“那不是普通哨兵!那是实验品中的半魔哨兵!”

严君泽如闻雷鸣,实验品,那是他们寻找已久的目标!几年前出现的神秘组织,开始进行哨兵与魔种的结合,试图创造出更强的存在,可惜的是他们目前从来没有成功过,只有过半魔化的哨兵,寥寥不多。严君泽手中双剑化为长鞭,狠狠地缠住其中一个哨兵的脖子,那个哨兵只微微用力,便捏碎了风鞭。

“走走走!”严君泽再化风鞭,缠住仍然在奋力搏战的刘世宇,“你先走,我断后!”

他将刘世宇向后一甩,“把魔茧带上!”

小丑装扮的男人停在他的身后,他身前是十数个半魔哨兵,“君泽!”王城已经拿到了魔茧,李元浩遥遥地化出雷鞭,被男人手中还未冷凝的刀剑切断,“你们走!我听到更多的脚步声了!”

严君泽御风而起,巨大的风摧毁了房间的墙,给了他们一条唯一的退路,他顺势将他们越推越远,“乐毅!靠你了!带他们走!”他低吼一声,双剑入场,进行一场毫无悬念的寡势厮杀!

双翼蔽天的炎魔前爪准确抓住人群中的严君泽,拖住他的衣领,毫不留情地直直撞坏了无数道墙,严君泽弓起身,拼命护住自己的头,“阿让!”灰狼试图咬住炎魔低垂的尾巴,被无情地掀翻在地,普通的攻击是打不到精神体的,但是魔种作为一种异界生物却能攻击到精神体。严君泽吐出一口血,毫无招架之力地被拖到了一个人的面前。

“辛苦你了。”那个人接住严君泽,双手冰冷如寒铁,在他陷入昏睡前,往他的后颈里注射了药剂。


强大的哨兵体质不允许严君泽陷入完全的沉睡,他能清楚地感知到粗大的针头扎入自己的皮肤,慢慢将不知名的药剂注射进他的神经中,他却无法有任何作为。

精神图景里的世界天翻地覆,狂风咆哮,天幕暗沉了下来,黄沙漫天飞舞,阿让拼命奔跑,想要躲避身后扫平一切的狂风,最后它定定地站在沙丘上,凄然长啸。

它躲不过注定的风暴。

阿让回头看向严君泽,狼啸戛然而止。

等等……

严君泽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精神体在自己面前消失,精神图景中的世界已经完全混乱,风和雨交杂,黄沙迷了眼,最让他惊恐的是他现在完全无法控制住精神图景让它平静下来!


评论 ( 8 )
热度 ( 32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