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后来的我们

国际三禁 禁转

退役以后的某一天 平淡的生活

隐晦的一句话贼平

——————————————————————

在手机闹钟响了第三遍后严君泽终于忍不住掀开了被子,“小明,史森明,起床了。”他拍了拍史森明,嘴里的牙膏沫还没有吐掉,已经八点十分了,史森明连回应他哼哼两声都不愿意。

严君泽舔了舔虎牙,直接把人从被窝里拖了出来,史森明一碰到冰冷的地面打了个哆嗦,“我靠严君泽你可真够狠的。”退役了以后两个人都懒了不少,周末能直接睡到中午,工作日里怕上班迟到史森明能定五个闹钟,结果还不如严君泽早点起床把他从被窝里拖出来管用。

“今天周一你还不早起?”严君泽在漱口,咕噜咕噜的漱口声里含糊地回答着史森明。史森明从他身后挤了过来,开始刷牙。

严君泽抹了剃须膏,他的下巴有一段时间没打理了,昨天史森明和他做完嫌他的胡渣扎得自己疼,让他今天一定要把胡子刮了。

史森明吐了牙膏沫拿过剃须刀,严君泽配合地抬起下巴靠在洗手池上,史森明专注地帮他从侧面清理剃须膏,他的手可不像严君泽那么抖,刮胡子都能刮出血。


“行了。”史森明拿毛巾帮他擦干净下巴,严君泽梳了梳史森明翘起的头发,“粥在桌上了,你赶紧喝吧。”

“你买的什么啊?”

“牛肉吧?你昨天有说想喝生滚牛肉粥。”

让两个从来没有下过厨的人花半个小时在厨房里瞎捣鼓出一顿早饭是不切实际的,但是让他提前一小时出门为爱人买早饭还是可以的。


两个人卡着九点半到了俱乐部,李元浩已经到了,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肆无忌惮地吃烩面。

“你们这点卡的真准。”李元浩吸溜着面条打了个饱嗝,他退役后留在了RNG做分析师,严君泽和史森明分别做了主教练和副教练。

“差点睡过头了。”史森明开了电脑,“昨天韩服又出现了个新套路你看到没?”

“琪琪看了并表示了不屑。”李元浩耸耸肩,戴志春现在已经是RNG的队长了,虽然还是一口塑料普通话,不过也成熟稳重了不少。

“那就行。”史森明打了个响指,“我就怕还要研究这个新套路。”


十一点之后队员陆陆续续到了训练室,严君泽坐在电脑前排位,谁知道他这个主教练为什么每天看上去那么闲,史森明每次都说他是在研究新版本和装备的新变动。

“教练好。”小队员们看到严君泽总是心里怵得慌,他总是对着这些队员没什么笑,最多是鼓励两句,看上去和副教练还有分析师的关系很好,但是也很少在训练室里露出太过亲近的举动。

“嗯。”严君泽揉了揉鼻梁,在笔记本上记下数值的变化,把椅子转到李元浩旁边,“李元浩你看一下。”

“哦了。”李元浩接过他的笔记本,在电脑上又添加了一笔,“这个版本又加强了塔的伤害,简直有病。”

“中路没活路了,告辞。”中路的小选手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虎哥你别说了行不行,我要自闭了。”

“你专心点rank行不行?还嫌自己的补刀不够菜?”史森明照着他的后脑勺拍了一下,“还有二十分钟打训练赛,琪琪你记着点。”

“好的明神。”戴志春笑嘻嘻地喊他明神,史森明在役的最后一年里他总喜欢这样叫,严君泽不知道为此吃醋了多少次。

“你吃醋的范围也太广了吧?”史森明每次都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又不是说不能吃,还有高振宁、喻文波、田野……”严君泽掰着手指和他一一数了一遍,史森明都不知道这个人心里有这么厚一本小本本了,怎么和韩金一个样?

“因为每个辅助都是朵交际花。”李元浩宛如太上老君慢悠悠指点了一句。


严君泽约的和EDG打训练赛,明凯退役后做了EDG的教练,也算是众望所归。胡显昭现在是队长了,全志愿和陈文林再打一两年要退役了,新来的辅助和中单都是青训营里提上来的。

训练赛总归会藏一手,史森明拿着笔记本抓了抓头发,“哇厂长还是老油子啊,给我来了个摇摆。”这手阿卡丽拿的他很难受,不知道是对面中单拿还是上单拿。

“给琪琪拿EZ。”史森明确认了一下ban掉的三个英雄,敲了敲笔记本,“剑魔拿了。”

“我能拿洛吗等会?”小辅助举着自己的手问史森明,中单惊恐地转头看他,“求求你别拿洛行不行?上次rank你的超鬼洛我还历历在目。”

严君泽坐在后面听他们的对话,“把ban位给辅助留着,你就别拿洛了,给对面洛。对面那个辅助的洛rank也和你差不多,你俩半斤八两去吧。”

小辅助吐了吐舌头,史森明让他选了卡尔玛,“你要好好练洛听到没?我史森明的招牌不能在你手里没落了。”

“我保证好吧明神,以后绝对让洛骚起来。”


严君泽拉开抽屉,里面塞了一盒腰背疼痛贴,一大半已经空了,“怎么了君泽霸霸?”史森明刚去食堂拿了两瓶酸奶,看严君泽站在角落里拿着腰背疼痛贴一副愣愣的样子。

“背疼。”严君泽揉了揉脊骨,前几年他的脊柱侧弯有些严重,站在舞台上摄像机总能清晰地拍到,不少粉丝心疼得哇哇叫,让他注意锻炼还要定期去医院。

后来做过了小手术确实在慢慢好转,但是坐的时间一长总会有些疼痛,他又不爱吃什么药,总用一副膏药干脆地解决掉。

史森明习以为常了,严君泽背过去撩起衣服,史森明擦了擦酸奶瓶滴到他手上的水珠,揉了揉严君泽背上凸起的那一小块,“这边疼?”

“往下一点。”严君泽撑着墙,史森明的手指往下移了几厘米,他背上的皮肤很敏感,忍不住打了个颤。

“这边?”史森明轻轻摁了下,严君泽握紧了拳,“这里,疼。”

史森明掀开膏药小心翼翼地贴了上去,他们俩也没避讳,在训练室的角落里就这样贴药膏,李元浩眼观鼻,鼻观心,眼睛绝对不往角落里瞟;戴志春也习惯了,又开始快乐风男;在直播的三个人默默闭了麦,他们可不想第二天RNG就上了UC头条。


教练的工作时间从早上九点半到晚上十点半,严君泽站在小上单身后看他排位,小上单紧张得不停擦手,鼠标被汗液弄得有些滑。

“你有这么紧张吗?”严君泽抱臂站着,脸上露出“你怎么回事小老弟”的表情来,看着小上单的剑魔又被对面两个人抓死了一次。

“教练你站在我后面我手抖……”小上单冲他露出一个哭了一样的表情,“你还不给我反馈我手更抖了……”

史森明在看戴志春的新套路,听到这话嘻嘻嘻嘻嘻地笑了出来,“行了君泽,都十一点了我们也应该回去了。”他指了指表,“饿了,想吃火锅。”

严君泽想了想,揉了下小上单的脑袋,“明天剑魔我教你。小明走吧。”

“吃火锅带我吗?”李元浩正在收拾包的手一顿,严君泽挑眉看他,“二人世界——你要来当电灯泡?”

“对不起,打扰了,告辞。”李元浩摆了摆手,想要掐死十秒前说话的自己。

龟龟,严君泽这逼又秀我。


街上深夜还在营业的火锅店不少,严君泽和史森明找了家人多的走了进去。

“又在直播?”牛肉丸翻滚在红汤里,严君泽一抬头就能看到史森明举着个手机对着火锅。

史森明退役后偶尔开直播打LOL或者吃鸡,有的时候突然来了兴致还会开手机直播和弹幕互动,好几次都能在他的直播里看到严君泽,他的粉丝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心照不宣地默认了他们的关系。

“深夜福利嘛。”史森明快准狠地瞄准面前的牛肉丸戳了起来,放在麻酱里滚了一圈,热乎乎的,手打的牛肉丸很有嚼劲,好吃死了。

“啥?火锅怎么能蘸麻酱?我们都是蘸麻酱的。”史森明把手机移到严君泽面前,他的调味碟里也是麻酱,“我们吃火锅不蘸麻酱蘸什么啊?只有锅老师才喜欢蘸小米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严君泽在涮毛肚,过了十五秒捞了出来放到史森明的碟子里,“快点吃。”

“嗯嗯。”史森明蘸了麻酱,把手机立在旁边,直播间里就看到中间冒着热气的火锅,“还是肉好吃啊,毛肚也好吃,晚上吃什么都是好吃的。”

严君泽捞了鸭血和虾滑低着头吃,他的背还有点疼,懒得说太多的话。

“喜欢吃什么?我都喜欢啊。”史森明瞄了眼弹幕,捞起深藏在一堆辣椒里的牛肉片,下锅之前裹了蛋液,这个时候吃牛肉还嫩得很,纹理分明,很有嚼劲。

“君泽?上单霸霸喜欢吃虾滑,他不喜欢脑花,看都不想看到嘻嘻嘻嘻嘻。”严君泽抬起头看史森明,他的筷子在锅里划来划去,严君泽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史森明你筷子别乱捞,都在漏勺里。”

史森明乖乖“哦”了一声,漏勺里都是他喜欢的,“你帮我讲几句话呗。”

“讲什么?”严君泽拿过手机,他的直播从来不开摄像头,很难有机会这么近距离在镜头里看到他。

“随便,闲聊几句都可以。”严君泽看着弹幕,估计是谁分享了这个直播间,好多他的粉丝都跑过来看他,“严君泽怎么又胖成lotmo了?”

“有吗?可能是因为基地伙食太好了呗,食堂还记得我喜欢吃椰子鸡。”严君泽摸了摸下巴,棱角都没了,确实变成圆君泽了。

“你们是刚下班吗?是啊,今天打训练赛,多留了一会。”史森明在吹刚捞出来的牛肉丸,隔着火锅的热气和昏暗的灯光严君泽不住地看他,史森明本来就好看的五官多了一分柔和,少了一点当初的跳脱,多了一分沉稳。

他们离开了赛场明亮的灯光,青春的印记便慢慢被磨掉了棱角。

“新的几个人还不错,都是新人嘛,紧张是难免的,能够磨合好是最重要的。”史森明举起筷子把牛肉丸戳到他嘴边,“啊——”

严君泽咬住牛肉丸,直播间弹幕一排排地发电灯泡的图形,两个人明目张胆地喂食秀恩爱,“退役了还要吃你们狗粮,粉丝容易吗!”

严君泽笑了出来,表情管理逐渐失控,“兄弟你可以踢翻这碗狗粮啊。”

他把手机竖在窗边,没等直播间的粉丝反应过来,拿过菜单挡在镜头面前,倾身亲了史森明一下。

真正的恩爱你们是看不到的,小老弟们。


严君泽和史森明一身火锅味地回到家,两个人吃火锅吃了两个小时,直播间聊到最后实在聊不动了才下播,史森明趴在严君泽背上,蹭了蹭他的脖颈,“我好困呐……”

“洗个澡,睡觉了。”严君泽回身抱住他,“还当自己年轻人呢?和他们直播两个小时吃火锅,史森明你也真是可以。”

“好久没直播了嘛,宠粉,宠粉嘻嘻嘻嘻嘻。”史森明拉着他进浴室,“洗澡啊君泽霸霸。”


严君泽揩好被角,史森明缩在被窝里像个小团子,严君泽觉得自己在火锅店里想的不对,即使他们离开了赛场,史森明也没有被磨去青春的棱角,他还像是当初十七八岁的少年。

窸窸窣窣过后严君泽也躺了下来,史森明不自觉地往他怀里挪了挪,亲了亲他的嘴唇,嘟囔了一句晚安。

“晚安。”

他关了台灯。


此刻一身都是月。


【完】

——————————————————————

今天又勤奋地更文XDDDDD,这篇在半个月前就开了头,今天写完了。过两天继续环太平洋AU和哨向嘻嘻嘻嘻嘻。

依旧求反馈求评论,不手抖#狗头

评论 ( 20 )
热度 ( 120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