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你是我身外风来(四)

今天的更新,前文看新建的目录,谢谢喜欢。

白天应该还会更一篇短篇。

隐晦一句话贼平。

———————————————————————


史森明在给严君泽做精神疏导,这人靠着窗,闭着眼睛养神,手指摩挲着史森明的手背,“我想吃炸鸡了小明。”

史森明低头戳了戳他的肚子,“你低头看看你的一块腹肌行不行?我都怕下次风撑不起我们两个人。”

“那怎么可能。”严君泽打了个响指,风逐渐凝聚在两人脚下,将他们送到了青空中,他们站在厚厚的云层下,能俯看到联盟塔的全景,脸上拂过的风是柔和的,就像严君泽帮史森明理鬓发时一样温柔。

“妈的这是什么小情侣谈恋爱吗?”刘世宇和李元浩训练得累死累活从训练室出来,抬头就看到天空里两个站着的人,在联盟塔里不用想都知道是严君泽又带着史森明在晃悠。

两个人还一脸毫无自知地辩解这只是正常的队友活动。

钢铁直男刘世宇又被gay到了。


“君泽,下午塔里让你去十三楼。”黄鼎翔神色有些凝重,冲他们招了招手,严君泽慢慢散了风落回地面,颇感意外地挑眉看向他,“怎么会这个时候让我去十三楼?”

史森明进塔已经一年有余,联盟塔的十三楼并不是什么禁忌的话题,只不过无论哨兵还是向导,都祈祷着从来不要被安排去十三楼。

“塔里又要对你做峰值测试。”

严君泽的脸沉了下来,“才两年为什么又要做?”现在已知的哨兵里头做过最多峰值测试的是EDG的明凯,七年里头做过了三次,而严君泽如果算上这次,就已经三次了,但他进塔却四年不到。

刚进入联盟的时候测试了一次,从分部提上来的时候塔里又测试了一次,现在不过两年又要再测试一次。

“风哥,峰值测试到底是什么啊?”史森明拽着黄鼎翔的袖子问他,黄鼎翔从来没有经历过,只是在和其他领队的交流中提取到了一些信息,“突破极限的测试,逼迫你去突破极限,来提升到更好的层次。”

“第一次我带着君泽去13层,碰巧遇到了鼻队。他还记得那个时候他一个人在封闭的房间里,面对最强战斗力的那些老怪物哨兵和向导,还有依据他的记忆幻化出来的最让他害怕的魔种。最后他几乎是爬出来的,大王和厂长还嘲笑他怎么这么弱。”

“结果他们进行峰值测试后再也没说过这话了。”

“而且最可怕的是,你无法意识到发生的事情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幻觉。”严君泽在一旁补充,“只要进入那个房间,你的精神世界就开始扭曲了。”


史森明没经历过,PDD此前将他保护得很好,他是直接被推荐进的塔。

“那君泽今天下午加油哦。”严君泽冷硬的面庞柔和了下来给了他一个笑,“好,我会加油的。”


严君泽刷了ID卡,“0025号严君泽,欢迎来到13楼。”

地上铺着的信号灯一路变绿,铁门上的启封锁亮了起来,缓缓向两边推动。


“准备好了?”广播里传来米勒的声音,门又关上了。严君泽脱了外套,深吸一口气,“准备好了。”

房间里“唰”地暗了下来,严君泽凝聚风元素化为长剑,格挡身前。

哨兵一向敏感的神经让他瞬间感知到了一道浓烈的杀气!只一瞬就来到了他面前!

火剑攻势极快,直直往他门面冲来!

严君泽矮身格挡,翻手一旋,身后又袭来至少五道浓烈的杀气!

一把风剑的力量远远不够!

他左手再化长剑,双剑旋舞!或许很多人都认为他是一个探路者,是一个牺牲者,但他们却都忘了最初的他是最搏命的先锋!

水鞭缠住他的手臂,精神触手深入他的精神图景捕捉到他害怕的东西,严君泽凝聚更多的风元素毫不犹豫地砍断水鞭,他听到了那个男人的电子声音!

半魔哨兵!

那是他内心深处仍不想面对的恐惧。


严君泽强撑起身体来,时至今日,他还不足以打败这些半魔哨兵,那些隐匿在黑暗中的老人物再次出手,严君泽狼狈地打了个滚躲开风箭,他的手微微颤抖,被光羽割伤的手臂流下血来,他已经幻化出三把刀来了,再加上手上这副弓箭,已经差不多榨干他所有的精神力了。

雷声破云。

紫色的雷鞭挥到了他面前,火雨落了下来,无数木箭和风箭擦着他耳边划过,严君泽拉弓而立,射出三箭,终于是支撑不住沿着墙就要滑了下去,他一刀砍断雷鞭,光矛下一秒从天而降!

我他妈……严君泽催动最后的风元素试图撑起屏障,连一秒都没到的时间应声而碎,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反而有鲜血溅到他脸上。

严君泽睁开眼,“史森明!!!”一眼便惊恐。


风突然乱了。


“怎么回事?”训练到一半时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直接横扫了整个联盟塔,史森明和简自豪这种不是绑定关系的哨兵向导的精神链接直接断了开来,韩金和刘丹阳的也是如此。

韩金有些担忧地看向联盟塔,作为拥有一名同样是风元素的绑定向导的人,他很清楚这种特殊情况的意外。

“喻文波你那里怎么样了?”史森明怕出了什么意外离开了训练室,喻文波也刚走出来,“精神链接差点断了,幸好蓝哥很快又接上了。”

“这么强的精神波动哪里来的?”明凯听到这话回了头,“塔里的十三楼吧。”

“上次搞出这么大动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十三楼?

十三楼!

严君泽在十三楼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风哥!”黄鼎翔在往他这个方向跑来,又是一阵强烈的精神波动!

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风里的狼啸声!

这是严君泽的狼!

史森明心里一悸,顾不得黄鼎翔要说什么了,直直往联盟塔跑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有种直觉他要是不去他就会后悔一辈子!


史森明为他挡下了两次光矛。

他为什么会为他挡下两次光矛?

“史森明……小明……”严君泽捂住史森明胸部的伤口,“你醒醒啊……”

攻势没有减弱,他听到空气中不断凝聚元素而形成的旋风声音,隐隐有了再次攻击的趋势,他们是一定要置严君泽于死地了!

严君泽摁住的伤口还在往外涌出鲜血,下一轮的攻击已经近在咫尺,史森明抬手,掌心中微弱的光织出薄薄的天幕,鲜血不断从他嘴里流了出来,让本来白净的脖颈染上了鲜红的颜色,“我只能帮你到这啦……”他双手用力上抬,黯淡的光幕为严君泽挡住了这一轮的满天飞羽。

“接下来……靠你自己了君泽霸霸。”

“不要死……不要死!”严君泽看着史森明闭上了眼睛,忽然地心冷了下来,整个人都陷入了无力之中,他像个小丑一样,即使再努力,一棒子就被打回了谷底,他连自己想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

他死了我怎么办?

以后还有谁黏着我和我撒娇。

以后还有谁会帮我做精神疏导。


严君泽从来不是脆弱的人,此刻却忍不住干呕着哭出了声。

这是全世界最好的史森明啊。

他却为了保护我而死。


既然时光没法回溯,那就向前看。

严君泽的眼睛中爆发出杀气。

封闭的房间里的时间有了一瞬间的凝滞,随后——狂风怒嚎!

狂暴的风源源不断地被严君泽吸到手中,深青色的重剑逐渐有了形,风元素浓郁得几乎要溢出来!


“0081号史森明。”史森明刷了自己的ID卡,玻璃门却毫无反应,“0006号简自豪。”

“0045号田野。”

“0132号喻文波。”

全部毫无反应。

“没用的,13楼的权限只有联盟塔才能改。”明凯插着兜慢悠悠地跟在他们后面。

史森明捂住头,雀鹰不受控制地飞在半空,一声声低鸣,悲伤得仿佛失去伴侣。

风里带来了狼啸。

绝望、孤单和……杀气!

“精神力紊乱了!”黄鼎翔皱眉,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这样不但不能让严君泽突破极限,反而有可能毁坏了他当前相对稳定的精神图景!

“我要救他。”

“你确定吗?”

“我确定。”史森明看向黄鼎翔,眼里无比坚定,“他是严君泽。”

他是我唯一的严君泽。

黄鼎翔掏出一张黑卡,玻璃门毫无征兆地向他们敞开了怀抱。

“把他带回来。”黄鼎翔轻轻推了他一把,玻璃门缓缓关上,“别让他再失望。”


13楼的启封锁大门并不是一道普通的铁门,实际上那是由最早的一批向导凝练出来的精神力之墙,从没有人尝试去打破它,就如同从来没有人敢挑战联盟塔的权威。

史森明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为第一个人。

他的指尖浮现淡淡的金色,雀鹰鸣叫着,像是最终战斗前的勇士发出的怒吼。


什么是光?

是希望,是勇气,是和你在一起的所有美好。

给了我一往无前的动力。


史森明头顶上方凝聚出一条龙来,光的颜色耀眼到人睁不开眼,史森明深吸一口气,额头冒出冷汗,此前他从未凝聚出这样强大的光龙来,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去吧。”史森明松开手,轻轻地,是温柔而坚定的嘱咐,“去把他带回来。”头顶的光龙盘旋一圈,随即俯冲向了启封锁!


光龙破了启封锁的禁忌,在黑暗中杀出一条光明的路,史森明的精神体雀鹰藏在光龙中,此刻分出丝丝缕缕的精神触手接过这间房间的掌控权!

你在哪里。

严君泽你在哪里。

雀鹰在空中循着风流的方向飞去,严君泽的重剑发出青色的光芒,黑暗里的半魔哨兵七零八落地躺着,那些老一辈的哨兵和向导不敢轻举妄动,若是因为他们而损失了一位哨兵,那他们就成了联盟塔的罪人了。严君泽的精神磁场已经紊乱,雀鹰刚触碰到边缘便被无情击退,锋利的风翼在空中乱舞。

严君泽。

你看看我啊。

史森明虚弱地靠在墙上,他只能靠自己的精神体来尝试与严君泽精神链接,无数细小的精神触手被风翼卷烂,再度形成无数精神触手,雀鹰在空中鸣叫,试图让严君泽认清这是史森明的精神体。

你看看我啊。

我在这里。


雀鹰一头冲进紊乱的精神力磁场,史森明在赌,赌严君泽还认得出这是他的精神体。

赌他还相信自己。


史森明知道的,严君泽从来就是个外冷内软的人。

洪浩轩刚来RNG的时候也不敢和严君泽走得太近,每次看到史森明那么大胆地贴到严君泽身上和他撒娇时总觉得一定是史森明有什么特有的魅力。

“他呀。”史森明咬着棒棒糖,“像夹心软糖。”

“外表是硬壳,可是内心比谁都柔软。”

史森明冲洪浩轩嘿嘿嘿地笑,严君泽拖着一双拖鞋走进训练室,史森明的雀鹰落在他肩上,蹭了蹭他的脸颊。


风翼擦过雀鹰的左翼,它低鸣一声,史森明确定他赌赢了,所有的风翼就像是有意识一样地,全部躲开了雀鹰的俯冲路线!

明停在了严君泽的眼前。

严君泽双目充血,身上也不知道那些老怪物们到底伤了他多少次,或是他自己的风翼割伤了多少次,血滴滴答答地在往地上流,他紧紧握着手中的重剑,史森明无法得知他具体经历了什么,鸟喙在他眉心轻轻一点,精神触手伸进了严君泽的精神图景。


明被挡在了冷硬的屏障面前,严君泽的精神图景从没有以这样的屏障阻挡在他面前,雀鹰就像从前一样,轻轻蹭了蹭冷硬的精神屏障,精神力是哨兵的一部分体现,严君泽对这个动作应该再熟悉不过。

屏障瞬间破碎,雀鹰还没有展翅高飞,就被卷入风中,轻轻地把它保护了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史森明愣住了。

严君泽的精神图景大乱,雷电落在沙漠里,黄沙漫天飞舞,只有他这里,被无形的风保护了起来。

史森明眼眶一热,这个人的精神图景都乱成这样了怎么还想着保护他。

无数的精神触手开始修复破碎的天幕,光割裂了阴云,史森明开始清理不属于这里的雷电和火雨,光温柔地落下,压制住紊乱的风。


沙漠之中总会藏着秘密。

史森明修复好精神图景的天幕,清泉折射出光芒,泉……?

史森明愣住了,他从来没见过严君泽的精神图景里出现过一汪清泉。

雀鹰驻停水面。

它在瞳孔里看见了万物。


世界反转。

雀鹰在风雪里瑟瑟发抖,放眼望去冰川绵延,除了它再也没有别的生灵了。

史森明知道有些特殊的哨兵的精神图景里会有两幅完全不同的世界景象,没想到严君泽就是特殊的一个。

这千里雪山,又是什么特别的地方?

雀鹰飞过高山巍巍,冰雪覆盖了大地,像是古老的封印。

火苗。

炽亮的火焰深埋在山谷中,得亏史森明的精神体是雀鹰,否则跋山涉水都不一定能找到。


雀鹰飞到火焰面前,在冰天雪地里它太具有诱惑力了,雀鹰抖了抖羽毛站在火焰边取暖。

雀鹰靠近了火焰,也不怕火舌舐到自己,温暖的,明亮的,就像是严君泽看向史森明时的笑。

风吹动火焰。

火焰向雀鹰发出邀请。


史森明捂住眼睛,浑身冷汗,最后他看到火焰包裹住了雀鹰,随后他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精神压力,狼狈地撤了出来。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能期望结局是好的。


黄鼎翔又刷了卡快步走进来,“小明,你刚才做了什么?”

“啊?”黄鼎翔把他拉起来,“刚才突然爆发出强大的精神结合磁场,是不是你和君泽?”

史森明茫然地眨了眨眼,“我只看到最后火焰包裹住了明。”

“你闭上眼,再感受一下。”黄鼎翔眼里隐隐有了笑意,史森明闭上眼,雀鹰出现在了沙漠里,而不是他熟悉的溪谷!

这是只有精神结合后的哨兵和向导才会拥有的精神图景共享!

顾名思义,哨兵的精神体可以出现在向导的精神图景里,反之亦然。

“看到了吗?你们的精神图景共享。”看到史森明点点头,黄鼎翔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一些,既然已经精神结合,那么至少可以确认严君泽没有了精神崩溃的危险。


启封锁亮了,他们终于肯放人了。


史森明迟迟没看到严君泽走出来,黄鼎翔按住他的手,房间每次只能容纳一个人,史森明就算想进去也进不去。

严君泽带着血的手扒在门上,他喘着粗气,像是在地狱里走了一圈,史森明跑过去抱住他。

于是他回到了人间。


评论 ( 20 )
热度 ( 69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