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星星沉醉的夜晚

官方发糖最为致命,真实爆肝写文

以前说好的rps不开车都是屁话🌚

和76互相立flag谁写不出谁谁是狗🌚 @76是lobe的舔狗 

ABO设定,严君泽信息素是雪松,史森明信息素是柑橘。

孕期Play

虎爹又被我伤害了一次,我对不起虎爹。

———————————————————————


“团建还去海南?哇兄弟你们真的不是在搞我?”刘世宇张开手,纸团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海南两个字,“公平公正抓阄好吧,君泽你就认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半个月前刚从海南回来的严君泽第一次觉得生活了十九年的地方对自己充满了恶意。

“海南有什么好玩的呀君泽?”史森明窝在严君泽怀里,身上盖着严君泽最喜欢的蓝色小毯子,快要十二月了,虽然基地开了暖空调,但是严君泽每天还是坚持要把史森明裹得严严实实的。

毕竟已经不是他一个人了。

“海滩吧?现在这个时候海南那边温度还不错,还可以游泳冲浪什么的。”老实来说严君泽真的是个不合格的海南人,竟然想不出什么有特色的景点,“不过你就别想了。”

“别呀君泽,好不容易团建你让我去玩嘛。”史森明试图撒娇萌混过关,严君泽把他身上的小毯子往上拉了点盖住他削瘦的肩膀,“你上次感冒又忘了?”

“君泽也是为你好,小明你就踩踩水过把瘾吧。”刘志豪捧着自己的枸杞茶提出建议,“放心,我们这堆人也不会去玩啥的,你看看电竞宅男哪个擅长运动?”


团建时间不会太长,严君泽和史森明两个人带一个24寸的箱子绰绰有余。史森明晃着腿坐在床边叠衣服,宽松的衣服下肚子隐隐显出弧度。怀孕到现在快五个月,史森明的变化却比网上那些夸张的言论小多了,整个人还是那么瘦,只是腰身胖了一点,大腿因为训练和怀孕叠加的缘故有些浮肿。有的时候半夜会突然腿肚子抽筋或者被小孩子一脚蹬醒,史森明也不是没有难过和烦躁过,幸好严君泽一直都在他身边,无论何时何地。

“我真的只能踩踩水吗?别呀君泽霸霸。”史森明拉着严君泽的衣角,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自从他怀孕,整个人被限制了不少活动,连吃火锅都只能吃清汤锅,简直折磨。

“水温还是有点低的,怕你着凉,而且海南风大。”严君泽揉了揉史森明的头发,“乖,我陪你踩水。”


事实证明刘志豪说的话也是有能相信的时候,除了严君泽和史森明两个人,剩下的六个人没一个游泳或者冲浪的,租了一艘快艇面对海南这个季节的东北风去了。

沙子很柔软,今天天气还意外地是个大晴天,阳光把远处的海面照射得耀眼,史森明脱了鞋光脚踩在沙滩上,“你小心点,碎的贝壳很多。”严君泽拿过史森明的鞋,史森明还没有来过海南的海滩,迫不及待地想找找看有没有漂亮的贝壳。严君泽托着他的手腕,看史森明在自己身前半步蹦蹦跳跳的样子,像是第一次来海边的小朋友。

海水浪潮一波又一波地卷上史森明的小腿,两对脚留下的印记被很快冲散,史森明轻轻踩进潮湿的沙子中,又一次留下自己的脚印。

“你看我找到的!”他蹲下身抠出刚被海水冲出一角的贝壳,是很少见的心形的贝壳,颜色意外地好看,是均匀的粉色,让史森明一下就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吃的棉花糖。

“我也找到了。”严君泽摊开湿漉漉的手,小小的,壳体细长的海螺的螺塔像是一根尖刺,边缘呈锯齿状,外表淡黄,内里乳白。

“这是长鼻螺,你那个是心鸟蛤。”从小在海边长大的严君泽面对着这些贝类一下子就想起了小时候天天被考的知识,他把长鼻螺放到史森明手中,史森明对着光举起长鼻螺,“还是你厉害,这些都知道。”

严君泽又捡了几个小贝壳,“你看这个,这个是虎斑贝,也是最常见的一种。这个有些泛黄的是货贝,这个是狐蛤。”他捧着贝壳,史森明凑近了看,“还是心鸟蛤最好看嘛。”

“那肯定的。”严君泽笑了出来,“我都没有捡到过,我家小明的运气爆表。”

“那肯定也是有君泽霸霸我的运气才会这么好嘛嘿嘿嘿嘿嘿。”浪又冲上了岸,把无数贝壳留下复又卷回海底。

那枚半透明的心鸟蛤被严君泽小心翼翼地放在口袋里。

这是小明给的呢。


俱乐部安排了酒店的三间房间,刘世宇和洪浩轩双A恋素质x差霸占了一个房间,李元浩一个B被迫和严君泽史森明住一间房。

“我真的不敢想象今晚房间里会发生什么……”李元浩揉着眼睛极为痛苦地和刘志豪聊天,他已经有一种预感了,他今晚大概率会听到少儿不宜的内容。

“你可以装睡,实在不行装死也不错,只要你不打扰人家小两口,无论如何你都还是虎爹是不是?”刘志豪保证这是自己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了,就是委屈一下李元浩了。


“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大海,沙滩和阳光,当然,更爱他。”
 


严君泽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空气中还残留着柑橘和雪松的味道。

风扬起白纱,窗外夜深星稀。

史森明在他身边已经沉沉入睡。


枕潮而眠。

【完】

————————————————————

小番外:

“哇小虎你昨天晚上怎么了?”洪浩轩一大早和李元浩打了个照面,被他眼下的黑眼圈吓了一大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去网吧打一晚上游戏还是怎么的了。

“我……”李元浩抓了抓头发,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失眠了。”

刘志豪看他眼下青黑,啧啧了两声,“太惨了,我不是让你装睡吗?装死也行啊,你是不是没听我的?”

“装死没用的。”李元浩很绝望,“只有真死才有用。”

“下次再把我和他们俩分到同一个房间,我真的可以表演当场去世了。”

【真没了】

———————————————————————

12.1零点准时锁车。不要只关注婴儿车呀嘻嘻嘻嘻嘻我很喜欢海边捡贝壳那一段了。🌝

写完这篇肾亏需要肾宝,这周应该都不更文了。🌚(不存在的)

最后依旧求反馈求评论,不手抖。#狗头

评论 ( 25 )
热度 ( 107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