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你是我身外风来(6)【终章】

最后一章,撒花。

提及raro,贼平,厂荡。

谢谢你们的喜欢。

———————————————————————

RNG往森林中部撤退时遇到了IG和RW,史森明红着一双眼,高振宁手握光矛在最前面赶路,“我们听到动静了,魔潮?” 

“入春前最后一波魔潮了。”李元浩稳住史森明身形,替他回答,“就在崖桥那里。”

“谁在那里挡着?”

“君泽。”

高振宁点点头,RNG众人重返大部队,“EDG从西边进来了,他们很快也会到的。”

“你的哨兵怎么会一个人在哪里?”高振宁和史森明并肩穿过森林,史森明恶狠狠地擦了下泛红的眼眶,“逞强!”


黄鼎翔说过,严君泽之前被评为第一前锋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是一马当先的狂战士,也是队伍的最后一道防线,想要越过他去攻击他的队伍,就只能先跨过他的尸体!

且战且退,且退且战,严君泽想要一个人挡在崖桥面前显然不切实际,他已经后退到了龙脊森林中,但仍然强硬地限制住魔潮的推进速度。

严君泽浮在空中,搭着三支长剑瞄准地上的壁魔,冷酷,精准,果断。

他松开手,再毫不犹豫地化出一箭转头射向身后的幽梦魔!

EDG的人到了,WE和LGD也收到了塔里的指示从东面赶了过来,史森明射出光箭,穿过严君泽身侧的炎魔眉心!


史森明扶住严君泽发颤的后颈,和他额头相抵,进行一场短促的精神疏导,战场上没那么多时间,他只能以这样的形式给他的哨兵暂时的安定。

“别离开我。”严君泽的声音有些低哑,史森明的手搭在他肩上,风把他们送到了半空中,雀鹰停在他肩头,“我不会的。”

即使史森明是一个向导,也从来没有人质疑过他的实力。史森明身后化出千万锋利的光羽在风里呼啸而来!

魔种的数量巨大,严君泽和史森明的组合太过招摇显眼,他们周围的魔种的数量是最多的,严君泽化弓为剑,风弓对于他的消耗太大,不如重剑来的轻松,史森明在他身后背靠背,“四支队伍都来了。”

严君泽冲了出去,踏风而行,旋转劈砍,重剑犹如实体挥出青色的一笔!


“胡显昭你小心!”田野全程神经紧绷,瞬间立起火盾,胡显昭身架住魇魔,火剑全力挥开它逼近的长牙,魇魔怒咆一声,转头攻击风中的严君泽和史森明!

“史森明!”胡显昭连发三箭,全都擦着魇魔的鳞甲飞过严君泽,史森明他们的方向是看不到从下面飞来的魇魔的!

史森明收回漫天光羽化出光鞭,“小明!”严君泽扭头冲回他在的方向,眼中无比惊恐,魇魔就在史森明身后,“身后!”

史森明瞬间反应过来,极快地扭身回抽!

严君泽不住地颤栗,短短一秒不到的时间里他脑内闪过无数可能。

快一点,再快一点!

再快一点他就可以赶到史森明面前!

他只要比风还快就可以了!

那是他的向导,谁都不可以伤他!


风从来不会作假。


狼啸在史森明耳边炸开。

真正的狼怒!


严君泽反身护住史森明,魇魔的龙尾甩过他的后背,皮开肉绽,留下血淋淋的伤。严君泽眼睛一抽,冷汗顺着下颌滴到了胸前,他用力掷出重剑将魇魔牢牢钉死在地上!

“严君泽!”

史森明的光鞭缠住风剑,带着两个人落回了地面,洪浩轩撑起雷墙,“君泽怎么样了?”史森明满手的腥温,手上的血刺痛了他的眼睛,不用想也知道严君泽受了多重的伤,他从戴志春的医疗包里找到纱布,可是严君泽的伤口太大了,纱布根本不管用。

“草!”史森明很少有这样慌乱的时候,医疗包里长期备着一瓶酒当做酒精消毒,李元浩将满满一瓶倒在了严君泽背上,烈酒倒在伤口上,引起灼烧的痛感。“忍着点。”严君泽死死抠住自己的手心,刘志豪开始缝合伤口,严君泽额上青筋暴起,哨兵敏感而强大的神经将痛感无限放大,史森明和他额头相抵,憋着泪给他进行精神疏导。估计是吓到他了,严君泽想。于是他抬起手摸了摸史森明的头,“我没事。”他遮住史森明的眼睛,“你看。”

史森明闭上眼,沉入他自己的精神图景中,茂密的森林里他看到了独行的狼。


独狼沿着落叶铺成的路走到了静谧的森林中央,它应该是从远方的沙漠来的,从严君泽的精神图景中跋山涉水。身上伤痕累累,精神看上去却不错,它徘徊了很久,沿着潮湿的苔藓寻到了小溪,俯身细饮,随后舔了舔身上渗血的伤口,突然回头看向史森明的方向。

于是他看清了。

那是一双冰蓝的狼瞳。


“我看到了。”

“它回来了。”严君泽带着笑意说。

阿让长啸一声,出现在了战场上。


“有没有带那种药?”严君泽蹙眉,作战服紧贴着皮肤,黏着刚缝合好的伤口。

“什么药?”李元浩手下一停,和他装傻。

“醉里红,你别和我装傻啊。”严君泽伸出手看他。

联盟塔的药物总是起文绉绉的名字,醉里红说的通俗点就是强效止痛剂,暂时封闭痛感以追求更快速高效的厮杀。

“你疯了?!”史森明一脸错愕,“北方要撑不住了,再不支援就要被突破了。”那里是LGD和RW,坐镇在崖桥最前方。他们的队形已经出了一个裂口,如果还没有支援,这将成为整个战场的突破口!

“就一支,你别给我玩大了。”紫色的药剂装在小药瓶里,严君泽把它吸到针筒里,打入静脉。

严君泽吻了吻史森明的眉心,“别担心。”

他看上去总是这样胸有成竹,即便内心已掀起惊涛骇浪。

“我信你。”史森明握紧了他的手,所有人朝着西北方向赶去增援。


完全体的严君泽到底有多恐怖?

他的速度就是风的速度,他的攻势就是风摧山林的攻势,严君泽是风,风就是他。

摧枯拉朽。


陈文林冲在EDG最前面,刀起刀落,光元素成了最为暴烈的元素,胡显昭和他并排冲锋,火刀划出绚烂的弧度,“Haro回来!”全志愿的木鞭速度远没有幽梦魔的速度快,陈文林冲得太前面了,脱离了田野的保护,暗中一直蠢蠢欲动的幽梦魔伺机而出,倒钩的尾巴刺向陈文林!

陈文林手上一紧,弯下身体,手中光矛迎着尾巴打了上去,巨大的精神波动震开了双方的距离,全志愿的木鞭这才堪堪卷住陈文林的腰,把他带回了队伍末端的全志愿身边。

“Haro,鲁莽。”中文还不是很熟练的韩国人不大高兴地说出这句话,却还是耐心地给他的哨兵进行了精神疏导,“下次要等我。”

陈文林也一阵后怕,这时候他的波斯猫才稍显平静了下来,趴在全志愿的白熊背上。

“对不起,Jiwonna。”陈文林握住全志愿冰凉的手,田野顶在最前面加强了火盾的厚度,“你们俩好没?!”

“来了!”全志愿亲了亲陈文林的鼻尖,陈文林又重回胡显昭旁边,只不过这次他腰上缠着全志愿的木鞭,稳稳地为他留下一条后路。


严君泽和刘世宇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大杀四方,史森明和洪浩轩在最后面处理残余的碎魔,RW和LGD守着崖桥将源源不断爬出来的魔种一次次打倒,韩金在整个队伍的中轴线上,枪口隐于人群中,风弹精准嵌入魔的眉心。陈博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北偏西13.6°,三只魁魔。”

“正北方来了一只炎魔,跑动速度很快。”

陈博的风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拨开越来越浓的迷雾,提供给韩金良好的视野。

“北偏西41°向上73°,风速4级,两只魑魅!”陈博的手一紧,韩金立刻化出加特林架在身侧向上抬起,无限火力打掉两只魑魅。

“放轻松。”韩金拍了拍陈博的手,又狙掉了一只三级幼魔。

“他们来了。”陈博远远听到背后大部队来的脚步声,“明白。”韩金拉过加特林,开启无限火力。


五支队伍的前锋越过RW和LGD,韩金和王弄墨的无限火力为他们掩护,严君泽和姜承録撑起风墙和水墙顶在最前面,刘志豪,全志愿和陈宇浩守在向导旁边,“小明你们快点!”

画封印需要很高的熟练度和强大的精神力,这里符合要求的人只有史森明、洪浩轩、陈博和苏汉伟,四种不同的精神力交杂融合,前方的水墙被破开了一个口子,简自豪接上了王弄墨的无限火力,火弹倾泻而出,柯昌宇补上姜承録的缺口,扩大了木墙的面积。

史森明强迫自己必须集中精神一点都不能分心,手下封印的笔迹凌厉,接上了洪浩轩的封印部分,苏汉伟的笔画到最后有些乱了,全志愿弯下腰帮他补了上去,顺利接上陈博的封印。

“火晶,谁带了火晶!”火晶是联盟塔限定的特定晶石,能够加固封印,虽然这里没有必要再多一道程序,但是保险一些总归是没错的。

“我带了。”全志愿举起手,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刺入自己的手臂,陈文林本来在崖桥后方支援,看到全志愿的动作呼吸一滞,“Jiwonna!!”

全志愿割开小臂内侧,直直挑出一块火红色的晶体,“以前在LCS的时候留下来的。”全志愿在北美那边遇到过一次暴动事故,为了将他从鬼门关抢回来植入了一块火晶。他笑得有些无奈,依旧强硬地撑着风墙,血滴滴答答地流在桥上,史森明也不管那么多了,火晶嵌入封印中央,折射出火焰的颜色,“撤退!!”

严君泽立刻收起风墙,双剑护在身前,走在了最后面。崖桥在风里不停晃荡,脚步凌乱。

“君泽!”封印逐渐变亮,断后的柯昌宇和严君泽还没有完全从崖桥退回来,魔种感知到了封印恐怖的力量,如果它们不抓紧最后的时间,它们就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魔种红了眼地一拥而上,他们不断驱散面前的魔种,作为封印前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是越来越多的魔种从禁地中爬了出来,挤压得两个人寸步难行。

封印最终形成的时候是敌我不分的,留给严君泽和柯昌宇的时间不多了!


柯昌宇看着面前疯狂的魔潮,收起了一贯温和的笑容,木鞭在他手中变长,无数荆棘从魔种的脚下冒了出来,在最前方织成坚不可摧的荆棘网。

严君泽听到史森明一声比一声急促的呼喊,看了眼身后的封印,毫不犹豫地在荆棘网前再砌起风墙,强势地止住它们的脚步,抓住柯昌宇的后领腾空而起,“走!”

封印爆发出如日光般耀眼的光芒,史森明还没看到那两个身影,焦急地咬住自己的指甲盖,雀鹰在空中徘徊盘旋。直到严君泽带着柯昌宇摔到了地上,所有人才舒了口气。

“严君泽你一定要吓死我吗?!”严君泽抱住冲向自己的向导,拍了拍他的背,灰狼顶了顶雀鹰的鸟喙,尾巴扫过它的爪子。

“小明你要相信我啊。”

“我可是你的哨兵。”


作为现役最老的向导,陈博确认了封印没有问题,各自开始收拾回塔里报道,“这战斗报告可要写死我了。”陈博指挥着LGD的人,对一旁站着的韩金悄悄吐槽,韩金哪里不知道他的弦外之音,嘴角上扬了7度,“没关系,你可以给我,我来写。”

陈博冲韩金扬起笑容,“马哥牛逼!”韩金抬手理了理他的刘海,“就愿意帮你写。”

旁边的汗血马亲昵地蹭了蹭水鹿。


戴志春在帮严君泽重新缝合背上的伤口,他背上的伤口狰狞可怕,免不了要留下伤疤。EDG那边嘈杂得很,严君泽抬眼看去,李汭璨在帮全志愿包扎外翻的伤口,陈文林举着拳头盯着全志愿,田野,胡显昭和明凯在一旁不嫌事大,一脸“他们好像要吵架了但是这应该是明撕暗秀,我们安静看戏就好”的表情。

“Haro,不要生气。”全志愿小心翼翼地握住陈文林的拳头,面前的人眼角泛红,捏得死紧的拳头在全志愿温柔的精神疏导下慢慢松了开来,李汭璨恶趣味地帮全志愿绑了个蝴蝶结。他把陈文林拉进怀里,陈文林剧烈挣扎了起来,但全志愿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不放手,用力地环住他,闷闷地说:“对不起。”

陈文林咬住下唇,良久才松下肩膀回抱住全志愿,“你没有对不起我。”

“Jiwonna很勇敢。”

“那Haro可以不生气了吗?”全志愿低头看他,陈文林看这双眼镜后面认真注视着自己的眼睛,凑上去亲了下他。

“勉为其难地原谅你了。”


李汭璨在收拾医药包,明凯拿了一卷纱布粗暴地缠在自己的手上,刚才他的手掌被炎魔的鳞片刮到了,此刻还微微发热有些生疼。

“你不用酒精吗?”李汭璨的一双狐狸眼不解地看着明凯,这样直接缠上去明明会更疼。

“不用。”明凯看了看自己包扎得歪歪扭扭的手掌,“回去我去缝合一下就好了。”

田野悄悄拉着胡显昭走远了点,朝李汭璨招了招手,他看到了明凯的精神体的虚影,慢慢凝结出了一个男人的身形。

“明凯。”明凯的精神体精神体开口讲话了,虽然声音还有些虚弱,但是和实际上真正的人讲话别无异样。

“你让多多给你包扎吧,你这包扎的什么啊。”他的精神体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捏着明凯的手腕翻覆着他的手,“包扎的比我还丑。”

明凯紧紧地盯着他,“童扬,我不疼。”他轻轻地说。

他的精神体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低着头一言不发。半晌明凯才回过神来,“你看我又忘了,你已经死了。”明凯无奈地笑了一下,冲李汭璨挥挥手,“你帮我重新包扎一下!”

明凯看着李汭璨包扎的动作,眨了眨酸涩的眼睛。


“走吧。”戴志春剪断缝合线,李元浩拍了拍严君泽的背,毫不意外地看到严君泽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雾散了。”

刘世宇摸了摸自己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有没有人吃火锅!!”

“1111”

“1111111”

“77777”

“速度点,洋房请客!”

……

森林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应和声。


“所以那天你是怎么会突然突破了桎梏的?”史森明和严君泽训练完,他们躺在后山草坪上,风把他们的训练服吹得呼呼作响,明和阿让趴在树下休息,他在半睡半醒之间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严君泽没讲话,史森明以为他睡着了,凑过去数他的睫毛,一根一根地揪着,严君泽被他弄得痒痒的,抓住他的手笑出了声,“别闹啊明神,好痒。你这是在犯罪懂不懂?”

史森明躺到他腿上,“那你告诉我呀,我都问了好几次了。”

严君泽坐了起来,后山山坡很高,没事的时候他们都喜欢来这儿远望整座城市。

“也没什么。”严君泽揉了揉自己隐隐发红的耳朵,“如果非要说的话……”

“是因为你。”严君泽牵住史森明的手,手指一根根插入指缝,紧密贴合,“只要我在,你就不会有事。”

“我承诺过,我不会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

史森明隐约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这话,忽然想起来严君泽早就说过,在他们绑定不久的时候。


“哇不是我说,我们这运气也太差了吧霸霸。”两个人狂奔在地下洞穴中,弯弯绕绕不知道跑到了哪条道上。这次的任务在东部的深山老林里,进了山之后他们就被魔种冲散了队伍,史森明和严君泽被逼到了地下洞穴。

严君泽仔细辨听风声,扯着史森明往风声大的地方跑,史森明能清晰感知到他的精神波动,连忙伸出精神触手潜入他的精神图景,“你别急,我们能出去的。”

还没等他说完,洞穴上方剧烈晃动了起来,碎石落下,严君泽将他紧紧护在怀里,狼狈地滚出去了十几米,而刚刚他们站着的地方被幽梦魔的爪子戳了个洞。

史森明拍了拍身上的灰拉起严君泽,两个人继续狂奔,像是没有尽头的神庙逃亡。

“你说我们要是死在这儿了怎么办?”史森明在狂奔途中喘着粗气还笑得出来,问在前面紧抿着嘴唇的严君泽。

严君泽忽然停了下来,神色凝重,雀鹰停在他肩头,警惕地环顾四周,“我不会让你死的。”他凝聚出风弓,朝深不见底的前方射出一箭,“我不可能看着那种事情发生的。”他一跃而起,风矛冲着黑暗刺了下去!


史森明躺在严君泽腿上,逆着光看严君泽的面庞,他听到严君泽在低语他们的誓约。

“作为史森明的哨兵,我会是他的矛、他的剑,一往无前,披荆斩棘。”

“我会永远站在他身前直至灵魂都被燃烧殆尽,我们彼此在这一生中不抛弃不放弃,无论顺境逆境我们都会是对方的后背。我的路即是他的路,他的生便是我的生。”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我爱他,正如我热爱这片土地与坚守的位置。”

“以一个哨兵的尊严和荣耀起誓,我和他,死亡生后也同在。”

风很温柔,他的声音传得很远。

史森明拉下严君泽的领子,和他交换了一个吻。

【完】

———————————————————————

*舒婷的《致橡树》


第一次写中篇,还是哨向的同人给了君明,写完了如释重负。

有一篇番外,应该是厂荡的。

新文在写,在磨,有丶艰难。

环太平洋肯定会有的。


求反馈求评论啦,求评论啦想要看看大家对我写的文的评价,不手抖。#狗头


谢谢喜欢,下一篇再见。

评论 ( 24 )
热度 ( 99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