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我的玫瑰陛下(上)

国际三禁 禁转

中世纪大背景 其余部分取自LOL背景故事 除君明外都是原创人物

中世纪是骑士的浪漫

“赌上我的剑的荣耀,我会守护你到最后。 ”

——————————————————————

“圣骑士团回来了!”骑士快步走进议事厅,朝国王深深一鞠躬,递上刚从信鸽腿上解下来的书信,他是王城护卫里的骑士,有幸被派来送信,“圣骑士团团长带领骑士团已经快要到城门了。”

“这动作可真快啊。”国王展开羊皮纸,眉头舒展,他递给一旁的首相,心照不宣地相互对视了一眼。

史森明本来坐在旁边看书,时不时对于国王和他的重臣们的看法提出问题,听到这话立刻合上了书,“是君泽回来了吗?”

“是的,殿下。”骑士话音刚落,史森明已经抬手让自己的侍女去取来自己的斗篷,“我去见他!”

国王笑着摇了摇头,“稳重点,你这个样子让外人看到了成何体统。”

侍女帮史森明扣上银纽扣,深蓝色的羊绒斗篷垂在他身后,史森明紧了紧皮鞋上的系带,“我很好吧?没问题吧?”

“王子殿下这样子就很好,团长大人看到您会高兴的。”侍女长阿芙看他像个抢到了糖果一样的小孩炫耀般朝着国王转了个圈,抿唇轻轻笑了下。

国王挥挥手,让史森明先行去皇宫外准备迎接严君泽。史森明离开后,他发出惊天的咳嗽声,首相担忧地拍了拍老战友的背。

国王摊开手,一团血污。


严君泽骑着自己的赤骁在骑士团的最前面,身上的盔甲锃亮,显然是在回来的路上特意擦拭了一番。城墙上的守卫远远地早就看到了他,早已推开了城门,严君泽冲他们点了点头,朝王城里的主道望去。

街道两旁的民众夹道欢迎,守卫交叉着长戟防止有狂热的崇拜者冲到队伍中惊吓到了马匹。

王城被装点得富丽堂皇,金边的狮旗斜斜垂出高楼,民众朝这些骑士们抛去鲜花,秋天的艾欧尼亚还在绽放盎然生机,鲜艳的秋丽菊和蔷薇欢呼他们远征的胜利归来。

王城大道并不算长,但他们用的时间却不短,严君泽每过一段路就要摘掉身上乱飘的花瓣,他可不想满身粉红地去面见国王。


老国王站在皇宫面前,双手交叉着俯视广场。旁边的史森明翘着脚看自己的脚尖,显然都已经等候多时了。

严君泽勒住马缰,赤骁停在了大理石石阶面前,他举了下右手,身后的骑士们便全部勒住了自己的马,等候在后。

首相走了下来,这位年纪和他父亲差不多大的老人还要朝他鞠躬,圣骑士团是王国的荣耀,而严君泽无疑就是圣骑士团中的太阳,“团长大人。”

严君泽翻下马,朝首相回以鞠躬,“首相大人。”

“陛下和殿下都翘首以盼您呢。”首相侧过身,让严君泽先走上台阶,自己落后他半步。


严君泽看到了史森明,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地盯着自己。他掐了掐自己的手心,强迫自己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面前的老国王面前。

“陛下,圣骑士团团长向您汇报,我们从远征之地胜利归来!”

严君泽单膝跪地,眼睛看向国王的下颌,这是骑士应循的规矩,他们不能直视国王的眼睛,那是大不敬的表现。

“我亲爱的圣骑士团团长,你又为艾欧尼亚,为我们的神争取到了一块土地。”国王的手搭在他的肩头冰凉的钢铁上,他的声音有些哑,“那么孩子,你还是和之前一样要那个头衔吗?”

“是的,如我之前所言。”严君泽沉声说到,握紧了护甲下的拳,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做的祟,他的手有些颤抖。

国王轻轻叹息了一声,继而扶起了他,“感谢圣骑士团团长严君泽的英勇表现,感谢他作为一名骑士的无畏奉献与牺牲!我在此赐予他,他的父亲那庄重而神圣的头衔!”

史森明意识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看向国王,“约书亚大公!”

广场里一瞬寂静,随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

这位年轻的圣骑士团团长终于继承了他父亲的头衔!

约书亚公爵!

国王真正可信和最为敬爱的伙伴!


马车停在了城堡外,不起眼的白色城堡却建在离皇宫最近的金色大道上。贵族们向来喜欢以喷泉来炫耀自己的家财万贯,芙丽娜女神和圣母玛利亚是他们青睐的对象,喷泉终年不歇,画出优美的弧度。但是严君泽的家族向来不喜欢这类浮夸的累赘,城堡前只有第一任约书亚大公的雕塑。花园里除了几株老榕树外没有任何花草,灌木丛也被修剪得很矮,这样子刺客和窥视者难以隐藏。严君泽拉开马车的门,拉住史森明的手,他轻轻跳下了马车。

“洛妮帮你打理好了吗?”

“她做事向来可靠,昨天就应该打扫好了。”严君泽眯了下眼睛,他看到了自己的侍女长洛妮就站在台阶前,还是穿着那件浅紫色的束腰长裙,去年她生日时自己送给她的,胸前别着家族的族徽,静静地等候着他。

“大人。”她拎起裙角行了个礼,“殿下。”

严君泽“嗯”了一声,径直走进城堡,“都打理好了?”

“都打理好了,晚饭还是准备奶油蘑菇淡水鱼和红酒炖牛肉佐蛤蜊是吗?”

严君泽点了点头,这些都是史森明喜欢吃的,“今晚多做一道酥皮南瓜汤。”

“是。”史森明解了自己的斗篷递给洛妮,跟在严君泽后面进了房间,他帮严君泽卸下盔甲,按摩他的肩膀。

“这次去了三个半月呢君泽。”史森明笑嘻嘻地趴在他背上,严君泽肩上又添了几道伤痕,那么身上就更不用说了。史森明戳了戳粉红的嫩肉,严君泽缩瑟了一下,“殿下别闹。”

“以后你就是公爵啦。”史森明轻轻地说了一句,像是流浪者迷茫的叹息,严君泽心里一颤,扭头看他,“以后就不是我一个人的骑士啦。”

“可是除了我,没有人会是殿下的贴身侍从了。”严君泽将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地贴到史森明脸上,“从十二岁开始我就承诺会是殿下一辈子的骑士。”


每当王公贵族的小孩们到了十二岁时,他们就可以选择自己的道路。长子们通常会是继承爵位的那一个,而幼子们则可能宣誓成为骑士或进入神学院成为一名教徒,这样他们有更大的可能被提拔为红衣教主。

严君泽是家族里这一辈唯一的正统公爵后代,他本可以和其他人一样选择去王国公学等着继承爵位,但他却告诉自己的父亲他想成为一名骑士。


“成为骑士吗?这当然很好。”他的父亲和国王一起笑出声,“君泽是想成为小明的骑士吗?”

“当然!”小小的严君泽骄傲地挺起胸膛,“我要当小明的贴身侍从!”

刚跑进来的史森明红着耳朵站在他身后,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你认真的吗?”

他自出生起就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小王子,国王特意让老战友约书亚公爵的儿子严君泽做他的伴读,史森明本来还在想自己以后万一没有骑士怎么办,转头严君泽就说出这样铿锵有力的话来。

严君泽被他吓了一跳,先规规矩矩地行了礼,虽然他只比史森明大三岁,但史森明毕竟是王子,规矩在外不可废,这也是他的父亲告诉他的。

“是的。”严君泽冲史森明笑了起来,他把史森明软软的手握在手里,“我想要守护小明。”


黄昏的教堂里点燃了一排排蜡烛,彩色的琉璃交汇了夕光和烛光,将耶稣的面庞照耀得神圣。神父胸前戴着十字架的金链子和红绸,他在圣水里洗干净了手,双手合十轻声祈祷,旁边的骑士举起自己的剑。

严君泽跟在他父亲身后,他知道仪式的流程,可是难免会紧张。手里的蜡烛发出温暖而明亮的光,他站到神父面前,将蜡烛小心翼翼地交给神父,看着他将蜡烛插到了烛台上。

神父捧着腰带和佩剑走到他面前,为严君泽束上腰带,挂上象征着骑士身份的佩剑,严君泽转身,面对教堂里所有人的目光,他是第一个受封的骑士,作为约书亚大公的孩子,他要开个好头。

“仅以上帝的名义发誓,在我的骑士生涯中,我必将宽厚仁慈,怜悯和善待弱者,绝不施威于手无寸铁的人群,善良的妇人和儿童均为我的保护对象,凡落难之人有求于我,定当竭尽全力。”

“在战斗中,我必将勇敢地对抗强暴,抗击一切错误,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帮助我的兄弟骑士,捍卫我之所爱,至死不渝。”

“谦卑、正直、牺牲、公正、荣誉、英勇、怜悯将成为我们永恒的精神!”

这一大段话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着实有些困难,但严君泽握紧了拳置于心口,平静而骄傲地说了出来。

因为从今天起,他就是一名真正的骑士了。


“你怎么还在这里?”温恕跑到操练场内,严君泽还在和骑士军官切磋,“王子殿下的仪式要开始了!”

严君泽猛地收了剑,骑士军官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他及时扶了一把。

“你今天要受封的你忘了?”严君泽跟着温恕跑到马厩,今天史森明就十二岁了,他有权利册封骑士为自己的侍从了。

“我怎么会忘。”十五岁的少年眉眼逐渐张开来了,现在严君泽在王城里也是小有名气,“我还要当小明的贴身侍从呢。”


史森明穿着皇室最正式的服装,白绸金丝的衬衫,领口和袖边绣着曼陀罗叶,红色斗篷外绣着一圈的白色貂毛,金色的穗子垂绦在胸前,脚上穿着的是远东商人运来的稀奇货,柔软的鹿皮包裹住小腿,绣着狮子。

主教亲吻他的面颊,为他带上王子的冠冕,史森明站了起来,看到了站在后面姗姗来迟的严君泽。史森明掩了下唇,遮住太过明显的笑意。

“殿下现在可以开始册封了。”主教善意地提醒他,“您的骑士。”

史森明吞咽了下口水,“我只要册封我的贴身侍从。”他悄悄握紧了拳,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因兴奋而颤抖,有心人会以为他在胆怯。

“圣骑士团骑士严君泽。”

严君泽毫不犹豫地从教堂的最后方走到了红毯的最前方,还好刚才还有时间给他换了一身盔甲,不然他就要在万众瞩目下穿着自己那身有无数划痕的旧盔甲接受册封了。

严君泽单膝跪下,双手递上自己的剑,这不仅仅是骑士身份的象征,更是他们战场上真正的伙伴。


史森明举起剑,剑尖搭在严君泽肩膀上,“圣骑士团骑士严君泽,你是否愿意成为我,艾欧尼亚继承人的贴身侍从?”

“这会是我的荣幸,殿下。”严君泽抬头看向史森明,右手握拳置于心口,“以我的生命起誓,愿将一切都奉献给您。我将谨记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

“我的剑在这里,在我倒下前我和它将保护您,我死后我的灵魂也会守护在您的领土上,我的忠诚就是我的铠甲,为您流尽我的血液是骑士的荣耀。”

“我将奉献我的灵魂和我的生命在公平之神脚下。我的血将伴着荣誉洒在战场上,我的剑放在这里,神祝福它永远锋利,除非我的主人低头,它将永不折断。”

史森明朝严君泽伸出手,他今天戴着家族族徽的戒指,狮子和龙互相撕咬,缠绕着密密麻麻的荆棘,不死不休。严君泽握住他的手,顺从地低下头亲吻他的手背。


作为骑士,我的言语绝无虚假,我的承诺永远有效。

作为严君泽,我对你永远忠诚,永远因你而无畏。


“我竟然不知道公爵的服饰原来这么繁琐。”洛妮帮严君泽扣上衬衫最上面的一颗扣子,勒得他有点不舒服,但是今天是他的受封仪式,他也只能忍着了。

洛妮将绿翡翠饰品夹在了他的领子上,这是他母亲的遗物,还有家族的族徽,刀剑和巨大的独角兽别在他胸前。

“以后您就会习惯的。”洛妮拍了拍他的红色丝绒外套,手里拿着他的帽子,上面镶着四条貂皮。

今天过后他就会多一顶冠冕,带着八枚红色的金叶子。

“王子殿下的马车已经在城堡外了。作为殿下的贴身侍从,今天会是殿下为您册封。”洛妮瞥了眼落地窗外的城堡门前,严君泽戴上白手套,“走吧,穿上你的外套,作为约书亚大公的侍女长,今天可别丢脸了。”

洛妮和坐在车辕上驾车的李青打了声招呼,严君泽拉开门,被史森明扑了个满怀,“君泽!”

严君泽关上门,揉了揉史森明的头发,“你跑来接我,会被那些言官诟病的。”

“管他们呢,我只要我自己的骑士就好啦。”史森明扶了扶头上的冠冕,“一会儿给你加封,要是我声音抖了可别笑话我。”

“我哪里会笑话你,我高兴还来不及。”严君泽握紧了史森明的手,看进他笑着的眼中。


国王坐在王座上,首相站在他旁边,史森明逆着光,手搭在严君泽的肩膀上。

“他英勇的表现和杰出的贡献让他获得了毫无疑义的赞叹……”

“……约书亚大公是英勇、正直、忠诚、坚韧的象征。”

“谨以神的名义,加封圣骑士团团长严君泽为约书亚大公。”史森明拿起金盘里缠了八片红色金叶子的金环冠冕戴在严君泽头上,扶着他站了起来。

面前的人已经不知不觉里长得比自己高了许多,在自己身前遮风挡雨了许久许久,如今他又成为了艾欧尼亚史上最年轻的公爵。

“他会是国王真正可信和最为敬爱的伙伴。”史森明的声音里竟然有一丝哽咽。


皇宫里的晚宴庆祝着圣骑士团的胜利和约书亚大公的加封,主角却悄悄消失在舞池里面。

严君泽面色沉重地走进国王的卧寝,老人躺在床上,咳嗽声一声比一声虚弱,下一秒连着他呼吸的那条生命线就可能被死神割断。无怪乎今天在王座上他的脸色发黑,首相在旁边全程观察着老友的面色,防止他突然倒下。

“君泽你来了。”国王陷在靠垫里面,拿着丝帕捂住嘴又剧烈地咳嗽起来,严君泽快步走到床前单膝跪地,“陛下。”

“你知道的,我时日不多了。”国王扔开丝帕,上面血迹斑斑,他的嗓子犹如老旧的鼓风箱,丝丝哑哑地挤出一点声音。

“我将小明就交付给你和常青了。”

“从十二岁起,你就是小明的骑士,现在你二十一岁,不仅是圣骑士团团长,还是约书亚大公,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国王看着常青低落的表情,“常青,别为一个将死之人的逝去而悲伤,你知道那是毫无意义的。”

“君泽,你知道小明不能永远活在你的保护下的,当然也怪我,我教他的远远不够。你要对他严厉点,不能纵着他。”国王看着天花板挤出一个溃散的笑容,他看到了天使的圣光,“每一个王子,都要学会变成国王。”

“艾欧尼亚需要他。”


老国王终究没有撑过这个秋天,入冬前的最后一场雨让肺痨夺走了他的生命。


“他死了,君泽。”史森明呆呆地看着窗外的街道,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阴云笼罩在他身上,一点阳光都无法渗漏,“我的父亲死了。”他重复着这句话,喃喃自语。

“是的陛下,明天就是老国王的葬礼。”严君泽跪在史森明面前,虽然史森明还没有正式加冕,但他必须改口叫史森明“陛下”了。他知道现在史森明最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有关老国王的任何消息,可他必须要让史森明清楚认知到这个事实。

“是按照他的要求葬在圣西斯敏大教堂吗?”

“是的陛下,就在王后柩旁。”

“我的加冕礼呢?”

“梵蒂冈的教皇恐怕还要些时日才能来艾欧尼亚。”史森明踩着严君泽的膝盖站了起来,严君泽抱住他,将他放到地上,“时间不早了,陛下要早点睡下,明天不好失了仪态。”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严君泽走到卧寝门前,回头看史森明,他孤零零地站在那儿看着严君泽,眼里星光黯淡,像是走失了的孩子。

“当然,我一直是你的骑士。”严君泽给了他肯定的答案,“我的骑士宣言依然有效。”

他其实很想抱抱史森明,可他不能。


国王要习惯一个人的孤独。


严君泽换上公爵的服饰,站在大教堂里的最前列,常青站在另一列的排头。管弦乐声渐响,侍女推开大教堂沉重的楠木门,史森明缓步走来,身后拖着长长的红色大氅,他换了双排扣的红色绒衫,整个人的身姿挺拔了不少。脚蹬羊皮长靴,在红毯上沉闷地发出声响。

严君泽注视着史森明走到自己面前,开始学会沉稳的史森明有了国王的模样。

史森明单膝跪下,向教皇顺从地低下头,教会的统治力已大不如前,但他可没有胆子像恕瑞玛的皇帝那样直接从教皇手中抢过王冠自己戴上。

“艾欧尼亚的继承人史森明殿下……”教皇沧桑而慈祥的声音在寂静的大教堂里响起,所有人都屏息聆听着他代表神的发言。

……

“君权神授,我代表神赋予你至高无上的权利,从今天起,你便是艾欧尼亚的王。”

“Long may you regin.”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黄金的王冠上镶嵌着大颗的蓝宝石,在琉璃的彩色光芒下折射出不同角度的深浅。

史森明接过权杖和金印,他转过身微微一笑,是上位者那种淡然而自信的笑,朝所有人无言宣告了如今他的身份。

严君泽一甩长袍,率先和常青一同跪下,表明他们对新王的臣服和忠心。

“Long may the king regin!”

越来越多的人呼喊起来,越来越多的臣民跟随他们跪了下来。

“Long may the king regin!”

“Long may the king regin!”

……

严君泽的声音微微发颤,他悄悄抬头看向史森明,只看到史森明平静的眼神。

他开始成长为真正的国王了。


评论 ( 9 )
热度 ( 53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