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君明】我的玫瑰陛下/番外

国际三禁 禁转

多人视角转换 大篇提及霞羽

是甜的 甜的 真的是甜的 


正文:My Rose

———————————————————————

“我只是个吟游诗人,我只记录我想知道的故事。”


有人问过我维克希代表了什么,维克希的族徽是两条蛇,这样阴冷的动物似乎很少出现在一个家族的族徽上。可是维克希的先祖就是一位阴冷而狠毒的人,这是毫无辩驳的事实,但这并不妨碍他建立了诺克萨斯。我告诉他们维克希就是诺克萨斯,维克希在,诺克萨斯就不会倒下。


公主不应该只是温室里的玫瑰,你更要学会手中握剑,这是我的父王教给我的最宝贵的礼物。他反反复复地说,霞羽你是我的长女,你是皇后唯一的孩子,你是诺克萨斯未来的女王。我一年又一年听着这些话,于是我明白了他,我开始代表诺克萨斯访问诸国,我频频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作为诺克萨斯最优秀的继任者。


“你杀我?!你敢杀我?!”他披头散发地跪在霞羽面前,手中断剑苦苦支撑着他的身体,“我是你弟弟!霞羽·维克希!”

“弟弟?”霞羽冷笑一声,抹去剑刃上的血,“你安排人来杀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是你姐姐?”她轻佻地拍了拍他的脸颊,“就凭你家那点资本,想和我母家比?我告诉你,就算我母亲死了,我身后仍有她的家族支持。”

“父王不会饶了你的!”他试图站起来,霞羽只轻轻用剑打在他的小腿肚上,他又一个踉跄跪了下去。

“在皇宫里……”霞羽摩挲着剑柄上大颗的钻石,“父王怎么会不知道我的行动?”

“傻呀弟弟,我注定要继承王位,现在只不过是父王给了我自由的权利,允许我杀了你们。”霞羽击剑听声,一把好剑它的声音应该清脆空灵,“我本无杀心,可惜你先动了手。”

霞羽一把抓起他的头发,“迫不得已,我也要动手咯。”她恶狠狠地捅穿了他的胸口,鲜血把她的面容衬托得冷酷。


霞羽接过骑士递来的丝帕,将剑上的血污细细擦掉,“把这里打理干净了。”她随手将丝帕丢进血泊,推门离开。

毫不意外地,她看到她的父王就在几步开外,赞赏地拍了拍手掌,“解决了?”

“当然。”霞羽佩好自己的剑,挽住他的手臂和他一起走向大厅,“我会失手吗?”

“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继承人。”他大笑着扶了扶她头上的冠冕,“诺克萨斯未来会是霞羽·维克希的。”


我明白父王的苦心,重新崛起的恕瑞玛就是一头饿狼,誓要将现在稳定的局势打破,它就算不能独霸,也会咬下几块肉来。诺克萨斯不能在此时软弱,作为当时疆域最辽阔的国家。

你问我艾欧尼亚?我确实好几年前拜访过他们,艾欧尼亚和诺克萨斯很不相同,到处是艳丽的鲜花,连主干道两侧的墙壁都是活泼亮眼的色彩。他们的国王……年轻的国王,时至今日我仍能想起那日他站在皇宫门前迎接我时的样子。

原谅我那时的自大,一开始我确实没将他放在心上。虽然父亲强烈要求我尽力拉拢这个盟友,可我当时怎么会重视一个比我还小两岁的国王?理所当然的我错的有些离谱,十八岁就能当上国王稳定统治艾欧尼亚的人怎么会是泛泛之辈,他敏锐的观察力和冷静的应对力让我相当惊叹,我到现在都无法明白他为什么能知道我藏了把短剑在身上。不过我想他的骑士太敏感了些,我那把短剑根本没有开刃,他就那样冒失地威胁我。

你知道吗,我有动过说服父王让小妹嫁到艾欧尼亚作为政治手段来拉拢艾欧尼亚的念头,但最终我还是放弃了。我看到了那位骑士看向他的国王时的眼神,不仅仅是看向主人,而是……心上人。就像是我父王看向母亲时那样温柔而缱绻。


“不好意思,您能具体形容一下吗?”我打断她的陈述,羽毛笔在羊皮纸上洇了墨。

“这怎么说呢?”霞羽双手交叉着坐在王位上,她看向落地窗外的昏暗天色,“大概就是……”

“当他看向他的国王时,他的世界就有了光。”

“而我看到了玫瑰绽放。”


“结盟?与我?”霞羽看着面前的史森明,从来没有任何国家主动与诺克萨斯提出过联盟,更何况一向友好公正的艾欧尼亚?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史森明笑着看着霞羽,完全无法想象他一路风尘仆仆地从艾欧尼亚赶到诺克萨斯,累死了四匹马,仅仅用了十一天。

“你的臣民们呢?”史森明的唇角微落,“他们都不知道,但是上一次你的到访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想如果我的臣民们听到的是诺克萨斯女皇的名号,他们是不会拒绝的。”史森明摘下自己的族徽戒指,狮子和龙互相撕咬,密密麻麻的荆棘像是巨大的牢笼,他递给霞羽,“或者我说的残忍些,我还有选择吗?你还有选择吗?”

霞羽顿了一秒,她不得不承认这样无奈而沉重的事实,如果连艾欧尼亚和诺克萨斯的联手都无法阻挡恕瑞玛,那其他国家就更束手无策了。

“的确没有了。”霞羽也摘下自己手上的家族戒指,两条蛇缠着刀与剑,贪婪地注视着对方,她和史森明互换了戒指,“那么从现在起,诺克萨斯和艾欧尼亚就是盟友了。”

“我会提供最好的武器,绝对比祖安的武器更为上乘,但相应的,艾欧尼亚……”

“艾欧尼亚剩余的骑士团随时待命。”史森明将戒指仔细收了起来,“只要我现在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倾巢出动。”

霞羽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好奇问了他一句,“你的骑士呢?”

史森明轻笑一声,“圣骑士团团长当然已经去了前线作战,所以我更要来和诺克萨斯结盟了不是吗?”

“既然他是我的剑,那我在他身后就要撑起盾。”


霞羽轻灵地翻上了皇宫主堡的屋顶,从小在军中长大的她不输给任何一位经验丰富的骑士。她坐了下来,没过一会风就冷了,霞羽嘟囔了一声搓了搓手臂抱紧了自己的腿。

“你打算怎么办?”霞羽连回头确认都不需要,来人一定是史森明,在皇宫里敢翻上来和她坐在一起的人大概只有这位艾欧尼亚的盟友了。

“借我一把剑。”史森明盘腿坐了下来,朝霞羽伸出手,霞羽把佩剑递给他,不明就里。

“是把好剑。”史森明在月光下拨动剑尖,锃亮的剑折射出月光,霞羽平素一定很爱惜它。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霞羽又问了他一次,史森明把她的剑归回剑鞘,“我自己去比较放心。”

“什么——你疯了?!”霞羽瞪大了眼睛看他,她这才看清史森明已经换了一身轻便的骑装,“你要去前线?!”

“不然怎么办?没有真正值得托付的人,那就只能我亲自前去。”史森明压低了声音,霞羽一脸担忧和看疯子一样的眼神混杂,他倒是放松了下来靠着屋檐笑出了声,“女王陛下,你放心好了,我又不会累及诺克萨斯。”

“我担心的不是这点。”霞羽咬住下唇,史森明的家族戒指她就拿在手里,“你去前线,有想着活着回来吗?”

史森明挠挠头,“我好歹也算是艾欧尼亚最厉害的骑士的学生,不用这么小瞧我吧?”

“你的骑士会认真教你?”

“当然。”史森明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薄茧,“或许是因为他早就料想到了这一天吧。”

“你的剑呢?”史森明愣了一下,随后掀开自己的斗篷,“我带着。”

“拔出来。”霞羽拔出自己的剑,“我们试试。”

史森明拔出自己的剑,摩挲了一下底部小小的“YJZ”三个花体字,这是严君泽特意找人为他铸造的,还刻上了自己的烙印。


霞羽出手飞快,史森明不得不感慨她在剑术上比自己高出了一大截,但是被严君泽教过的人又会差到哪里去?史森明低手避开锋芒,两把剑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他一翻手,剑刃打到霞羽手背。霞羽起手格挡,避开即将刺到胸前的剑,手腕轻轻一动,像是瞄准猎物的蛇一口咬到它的薄弱点,她的剑抵在史森明小腹处。

史森明的剑不比她的慢,再深几厘米,霞羽胸口的血就会喷到他面前。

霞羽先收了剑,她敛住自己复杂的神色,史森明现在已能和她势均力敌,而他原先不过是个要他的骑士来救场的小国王。

“进步神速啊陛下。”史森明耸耸肩,仔细将自己的佩剑收好,“都是我的骑士教的好。”

“看来这一战我能放心等着前方的好消息了。”霞羽挥挥手,她很快放下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丝忌惮和不快。

“那是当然。不过临行前你能不能把戒指还我?”史森明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霞羽,果不其然看到她一脸狐疑,“不是毁约,只是……嗯……”

史森明的脸慢慢爬上红色,他不自在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他亲过那枚戒指。”

“每当我看到戒指的时候,就好像他在我身边。我便勇气倍增。”


霞羽叹了口气,把戒指扔到他怀里,史森明把她的戒指也还了回去,“谢谢。”他转身打算离开,现在也差不多时候要准备出发了。

“你等等。”霞羽站了起来,史森明回头看她,“我给你跳一支舞吧。”没等史森明答应,霞羽自顾自地展开了双臂,沉溺于漫天星光。

她的红裙在风里飘扬。


她像是寒夜里的那簇火苗。


“后来呢?国王和他的骑士怎么样了?”我看向霞羽·维克希,她的话语戛然而止。霞羽端起茶杯喝了口红茶,“后来?后来的故事我怎么知道?那是他们自己的故事了。”

我有些苦恼地看着羊皮纸,不知道如何下笔来结束这个故事,“你是从北方来的吧?年轻人。”霞羽踱步站到窗前,她的眼神望得很远,像是越过了千山万水寻找故人身影。

“是的,我从弗雷尔卓德来的。”

“那就往西南走一走吧,艾欧尼亚是个美好的国家。”霞羽挑眉看向我,唇角扬起一抹神秘的笑容,“说不定此时去艾欧尼亚,你会看到满城的玫瑰。”


“你问艾欧尼亚为什么种满了玫瑰?”他剪下玫瑰,将它们拼成花束。

“虽然我还是不喜欢花。”

“但是玫瑰是我的爱人的亲吻啊。”




END.



———————————————————————




最后让君明出场了嘿嘿嘿


真的很甜叭嘿嘿嘿这个番外一点都不虐


我真的很喜欢霞羽这种了 我写的原创女性都好可爱




依然求反馈求评论,不手抖#狗头

评论 ( 10 )
热度 ( 50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