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多cp群像】环太平洋(一)

本章出场cp君明。

这一肥章作为给小明的生贺。

我裂墙推荐环太平洋电影,太jier燃了。

———————————————————————


“谁要归队?”李元浩叼着根油条,手上拿着两杯咖啡,侧身擦过拿着资料的陈裕添,准备进入工作状态,风雷换了驾驶员,他要抓紧时间了解新人的资料,“喏,你去看看5号仓位。”陈裕添低头修改风雷的数据,他在做最后的调整,毕竟新驾驶员们和李汭璨还有赵志铭风格完全不同,据传一个是刚从猎人学院毕业的新人,还有一个是从NA战区转回来的老驾驶员,说来和LPL战区还有点渊源。

“什么啊……”李元浩擦了擦手,刷了ID卡进入指挥系统,手指瞬间僵住。

他的身份已经由风雷指挥变为了青羽指挥。

青羽……

李汭璨拍了下他的肩膀,晃了晃自己的ID卡,“我来交接工作了老哥。”

李元浩比了个“OK”,看来是李汭璨又重回风雷的指挥了,“你等我一下。”

“zero你在哪儿呢?”李元浩接通了通讯信号,问RNG的机械师,他要确定一下这个消息。

“5号仓位。”尹景燮的声音在轰鸣的机械声里不大清晰,“我不是让小六告诉你了吗?”

李元浩转身跑出了指挥室。


尹景燮戴着护目镜悬吊在青羽的机械腿面前加固腿刃,李元浩再次看到这个机甲时不禁呼吸一滞,一年多前它被收回后方仓库,很久没有看到刀刃的再次出鞘。

“我们的新驾驶员会喜欢的吧?”尹景燮笑眯眯地摘下护目镜,面前修长而线条流利的机甲让他相当满意自己的这件作品。

“当然。”李元浩的声音有些嘶哑,“这是他的伙伴,他怎么会不喜欢。”


“将军人呢?”李元浩咬下最后一口从戴志春口袋里搜刮出来的菜包,在裤子上蹭了蹭油。戴志春一脸嫌弃地看着李元浩的裤子,默默开始建立杭州湾的数据模型,今天江浙沪下暴雨,海上刮来6级风。

“昨天他就去大连了。”史森明转着椅子滑到李元浩旁边,他现在就等着自己的新搭档赶紧来基地了。

“真的确认是君泽?”刘世宇抱臂站在尹景燮身后看冲锋的机甲数据,冲锋的电能动力漩涡发动机是时候要进行新一轮的更新了。

“确认,是这个人对吧?”史森明看他们俩还是一脸怀疑,从自己的平板里调出严君泽的证件照,“PDD给我发的他的档案。”

李元浩笑开了花,“那就稳了。严君泽回来必须请爸爸我吃饭。”

“我等他等得可够久的了。”


“起床起床起床!乐毅我们有任务了!”严君泽摇醒上铺的乐毅,警报声在宿舍里疯响,他们的通讯仪闪着红光,严君泽睡眠很浅,连眼睛都没完全睁开就已经跟着大脑的指挥穿上了电路内衬。乐毅嘟囔了一声使劲扇了自己两巴掌,“几点钟?”

“三点半。”严君泽还有时间梳个头,整理了下自己的发型,乐毅翻下床,穿上电路内衬跟上严君泽的脚步,“凌晨三点半,可真他娘的好。”

“什么情况?”严君泽一边让机械技师帮着穿上战斗装甲一边问李元浩,尹景燮拎着两个冷藏箱跑了过来,脊髓夹刚从盐水里拿了出来还散发着寒气,机械触手灵活摆动,一会它们就会和外甲上的对接口完美契合。

尹景燮动作很快,脊髓夹上一对对指示灯逐一亮起黄色的光。

“一只第三代,冲锋去马拉西亚支援任务了,所以叫你们来,没问题吧?”

严君泽和乐毅对视了一眼,同时戴上头盔。

“连接头盔数据。继电凝胶开始散开。”黄色的继电凝胶慢慢被盔甲电路吸收,头盔里露出两个人的脸来。

李元浩打开青羽的操作舱权限,严君泽和乐毅踩上机械操作台,尹景燮将软管连接到他们的脊髓夹上,将他们的神经脉冲反馈给机甲。

“好了吗君泽?”李元浩问他们,王城这里的数据显示他们已经准备完毕了。

“没问题。”严君泽和尹景燮比了个大拇指,尹景燮退出操作舱。操作系统启动,严君泽在虚拟键盘上开始调整武器,“锁定操作舱,开始下降。5……4……3……2……1……下降!”钩子松开巨大的机甲头部,在轨道上擦出火花,严君泽紧闭着嘴唇,这样快的下降速度总让他心里发怵。滚轮缓冲器调整完毕,巨大的头部随后一顿,慢慢地对准了接口,严丝密合。

核动力涡轮发动机发出耀眼的红光,巨大的轰鸣声让人听来安心,所有的起重机和升降机都远远撤离开来。

“青羽已准备完毕。”严君泽终于松了口气,和指挥中心汇报情况。

“准备双驾驶心智共感测试。”

严君泽和乐毅闭上眼,“严先生你有没有什么小秘密?”

“没有。”严君泽嘲笑乐毅,“不知道这次会看到你喜欢的哪个小姑娘。”

严君泽看到了乐毅的家、他就读的学校,好像还是小学,还有他的初恋小姑娘,小腿线条怪好看的,是乐毅喜欢的那种样子。

“喂严先生你能不能收一收你的想法。”两个人同时睁开眼,乐毅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我现在可知道你所有想法。”

“神经搭桥成功,共感率91%。”

“神经链接稳定。”

很少有100%的共感率,这种情况通常只有孪生兄弟姐妹之间才有概率出现,理论上共感率超过85%就可以双人驾驶机甲。

“kaiju出现在东海海面上,今天台风天气,8级大风注意。”王城拉出模型,kaiju的生命特征并不明显,它似乎还在潜行,今夜又是台风,在大风大浪里作战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青羽出仓。”

“注意下降速度。”

直升机照亮海面,慢慢松开钩子,严君泽和乐毅屈膝控制住下降的速度,青羽缓缓落入海水。

青羽站稳,严君泽举起左手,与此同时乐毅和他的动作同步,青羽的左臂也缓慢抬起,“左脑校准完毕。”

乐毅举起右手,严君泽和他的心智共感,自然也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右脑校准完毕。”

“祝你们好运。”李元浩打了个响指,大风大浪算什么,在机甲这种“怪物”面前,kaiju都要懂得畏惧!


“怎么回事?!”船长狠狠地转舵,他们的船在海上几乎要被掀翻,“不就是台风天吗?!”这是这艘船出海捕鱼的最后一天,他们收网的时间晚了,从太平洋上回程到了这里就开始狂风暴雨。

可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在台风天里出海,往常他们不会陷入这样的困境。


“报告情况。”台风天气里通讯信号不稳定,时不时有电流的滋滋声,“东南风八级未减,这是一只三代的暗山,在距你93海里外,但它似乎没有进攻的打算。”

“我看到前面有人?”渔船的冷光灯没有关,乐毅将雷达扫描图放大,他们的西北方向30海里处一个红点孤独飘摇。


“是俄罗斯的船,怎么会在这个天里出海?”王城迅速调出这艘船的基本信息,李元浩匆匆扫了一眼,立刻做出了判断,“别管了,先去杀了暗山。”

青羽站在海里左右环视,它朝前走了几步,乐毅摇了摇头,“不行,我们要去那艘船那里,暗山朝他们那里游过去了。”代表着暗山的红点正快速朝着船的红点移动。

“李元浩你听到没?我们去了。”严君泽确认了当前他们的位置,切断了通讯,他可不想再听李元浩叨叨什么了。


青羽快速前进,冷光灯照亮了它胸前青色的盔甲,“喂喂喂你要干什么!”俄罗斯人大声讲着俄语,船长知道这肯定是机甲来援救他们了,但它一言不发就大手一伸把船捞了起来,他整个人差点摔了下去。


青羽把船往身后的奇迹线一放,奇迹线距离大陆架只有十公里,而这通常就是城市的最后防线。青羽极速奔跑了起来,它在追逐暗山的身影,幽蓝色巨大的兽角在它面前破出水面!

青羽后退一步,机械臂牢牢抓住兽角将暗山从水下拎了出来,暗山的爪子抓住青羽的腿甲,尾巴抽射到它的机械臂。青羽松开手,狼狈地跌了一下,严君泽和乐毅稳住身体,一个左勾拳打在暗山的下巴上,“搞它搞它搞它!”严君泽和乐毅接连出拳,“等离子加农炮准备!”暗山扑了上来,尖锐的兽角顶在青羽胸前,“坚持住!”严君泽狠狠抽肘,打在暗山藏着蓝毒的腮帮子上,它扭过头冲青羽张开大嘴,青羽拦腰抱住它,等离子加农炮抵着它坚硬的外壳,一炮又一炮地打进它的体内。


“妈的太难搞了。”乐毅嘟囔了一声,“这个壳儿够硬的,七发全打完了。”

“死了就行。”暗山的尸体沉了下去,血液把海水荡涤成幽深的蓝色,kaiju的血液自带毒性,他们习惯性称为蓝毒。严君泽想不知道这片海域又要被污染成什么鬼样子了。


严君泽重新连接通讯线路,李元浩在指挥中心里早就跳脚了,“严君泽你胆子肥了啊敢直接切断通讯!”

严君泽和乐毅互相无奈地对视了一眼,“最重要的是我们解决了暗山,任务已经完成。”严君泽打赌李元浩此时已经恨得牙痒痒在想回去怎么敲诈他一顿为好,作为驾驶员他们不服从指挥的命令,还擅自救了一艘外国船只。

“赶紧回到基地!”李元浩翻了个白眼,这两个人他是没法治了,一旁的王城脸色苍白,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好的走势,颤抖着敲下了一串代码。

“让他们赶紧回来……”王城一副见了鬼的模样,雷达图上又出现新的红点,“第二只kaiju!”


“什么?!”李元浩扑到操作台面前,死死盯着那个红点,“第二只三代暗山?!”

“严君泽你们赶紧回来!现在!第二只kaiju出现了!”那个红点快速逼近代表着青羽的红点,“李元浩你——”

严君泽话音未落,巨大的抓力把青羽摁到了水中!暗山大声嘶吼!

水下巨大的压力挤压着青羽,青羽反手掐住暗山摁着它的爪子,“稳住!”他们回想起格斗训练时的招式,狠狠的一个过肩摔将暗山甩到了水里!青羽站了起来,严君泽晃了晃头,暗山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右翼!右翼!乐毅!”李元浩看到青羽像是无头苍蝇一样站在水里,浑然不知危险一直在自己脚边!

“小……”青羽只来得及抬起自己的右臂,巨大的兽角瞬间捅穿机械臂,爆出一连串火花!

“啊啊啊!!”乐毅捂住自己的右臂,他是右脑的控制者,强烈的痛感对于他的影响比严君泽的还要大,“右臂失去反应了!”王城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尝试修复其他部位的数据,不让青羽再触发一系列的机械故障。

“你听我说!你……”严君泽去拉乐毅,暗山剧烈的攻势让操作舱里的他们像芦苇一样飘晃,乐毅的右臂上已经被反扑的神经脉冲洗刷得一片焦黑。严君泽还没来得及碰到乐毅,青羽的头部凹陷了一大块!一只爪子!暗山的爪子准确抓住了乐毅,恶狠狠地把他从驾驶位上直接拽出了操作舱!严君泽只能眼睁睁看着乐毅越来越远!

“乐毅!”严君泽脑内瞬间空白,他们的神经链接硬生生被扯断了!他失去了乐毅所有的脑电波数据!他还能听到乐毅痛苦而绝望的呼救声!

“乐毅!”冷嗖嗖的风灌进了操作舱,严君泽在驾驶位上几乎要站不住了。

“操作舱毁坏警告!操作舱毁坏警告!”驾驶机甲的所有神经负荷一下子全部集中在了严君泽身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严君泽咬住自己的嘴唇,腥甜味扩散开了,暗山发起来下一轮攻击,显然它不是无知的生物,它很清楚自己解决掉了一名驾驶员,那么接下来它要彻底毁坏这台机甲!


“钩索启动!”青羽极速后退,钩索灵活地从机械臂中伸了出来,严君泽顶住源源不断叠加的神经压力,怒吼一声,青羽高高跳起跃到空中,暗山又潜入了水中,它试图再次偷袭青羽!严君泽开启青羽的应急照明灯,他能看清楚水中的那个身影,钩索勾住暗山脖子上的软肉,强大的拉力把它从水中拎了出来!

金色的腿刃一闪而过!严君泽一个回身割下暗山巨大的兽角!

暗山愈发狂暴,严君泽眼睛充血,视线开始模糊,他必须速战速决!像是武士的最后一战!

唯有搏命的心才能在死亡之间找到生的希望!


暗山冲了上去,巨大的爪子在空中胡乱挥舞,沾满了蓝毒的舌头此时是它的武器!

严君泽一把抓住暗山头顶上的断口,恶心黏腻的舌头卷上它的机械臂,慢慢腐蚀它的钛钢表面!青羽毫不手软,严君泽用力抓住它的舌头一个旋拧,机械腿回踢,金光闪过,割下暗山巨大的头!钩索撕开暗山的肚子,蓝色的血液淅淅点点地溅在了机甲上。青羽没有就此停下,严君泽出拳!回踢!侧踢!直到暗山的肠子全部稀稀拉拉地掉进了海里,视线所及全是幽蓝色。


这下总活不了了吧?

严君泽喘着粗气,他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操作屏了,只能凭着直觉往前走。

希望能回到基地。

这是他看到光亮前最后的想法。


“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吧?”大胡子男人搓了搓手,有些嘴馋地想着烟草的味道,可惜小兴安岭里是不允许抽烟的,他就指望赶紧结束今天的巡逻好回去喝上几口酒,撸几串小烤肉,再来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这个季节能出什么事?”他的搭档笑了两声,跟着他往回走,还没笑两声突然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回头看向东南方向。

“怎么回事?”整片森林都颤抖了起来,大胡子拉住他躲到了一块岩石后面,“地震还是火山喷发了吗?!”

“放你娘的屁!你见过几次东北地震?!长白山几百年没有喷发了!”大胡子打了他一掌,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一双小眼睛紧盯着传来震动的地方。

机甲!

他差点惊呼出声,那台机甲踉跄着走到他面前,大胡子看清了机甲胸前的“R”,连忙推了推自己的同伴,“快去叫人!!是皇族的机甲!!”巨大的机甲跪倒在他面前,溅起一地沙土。

严君泽从操作舱残部里爬了出来,他身上的战斗装甲差不多全毁了,严君泽扶着自己的手臂,狼狈又茫然地站在原地打转。

这是哪里?

大胡子朝他使劲地挥手,严君泽却好像看不见他似的,只四下环顾,“嘿!你听得到我说话不?!”大胡子心里一急,抓住严君泽的肩膀,大声问他。

严君泽这才找回来了一点神智,哦,是中国人,那应该没问题了。他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神经压力,放心地倒了下去。


“我请求离队。”严君泽面无表情地站在刘谋面前,刘谋点了点椅子,“君泽你先坐下来。”

严君泽一动不动地站着,“我请求离队。”刘谋咳了一声,有些为难地皱紧了眉头,现在正是最缺人的时候,如果严君泽一走……能不能守护住这漫长的海岸线是个很大的问题。

“我现在无法接受别人进入我的脑子,为了我,也为了其他人,让我走吧。”严君泽叹了口气,他自己也很不甘心,可是他深知现在自己起不到一点作用,又何必留在这里膈应人?

“允许你暂时离队。”刘谋再三思量,最终站了起来,他走到办公室窗前,看着忙碌的基地,“仅仅是暂时离队,严君泽。”

“我会把你下放到大连,驾驶单人机甲做巡逻工作。”

“谢谢将军。”严君泽无比郑重地感谢刘谋。


直升机的机翼呼呼作响,严君泽拎着自己的行李,他来基地的时候只有这么点东西,走的时候依然只有这么点。

“严君泽!”李元浩气喘吁吁地从指挥室跑上了顶楼,幸好严君泽还没走,再晚两分钟他们连一声再见都来不及讲。

严君泽把行李放到了直升机里,转过身看向李元浩。李元浩看他沉默的样子一下子语塞,千言万语,无论是不解还是心痛,他都讲不出口了。

“李元浩……”严君泽冲他伸出手,将自己的那枚“R”徽章递给他,“你留着吧,我拿着没用了。”

“别给我。”李元浩后退一步摇了摇头,“我不会帮你留着,你自己好好保管。”

“我等你回来,严君泽。”他大力拥抱严君泽,严君泽轻轻“嗯”了一声,蜷紧了手指。


回来……还会有那一天吗?

严君泽默默注视着下方逐渐变小的基地,轻笑一声,像是自嘲,他将徽章放到了背包的最底层。


“今天有情况吗?”大连分部的人懒散地躺在椅子上,打了个哈欠问通讯线路另一端的严君泽。

“港口南端的生命墙有一点磨损。”严君泽站稳,他现在已经不是青羽的驾驶员了,只是一台普通的单人机甲的驾驶员。

这台机甲连代号都没有,只有出厂编号96-05-18,单人机甲主要是为了巡逻而建造的,它们不具备什么战斗能力,比双人机甲也要小很多。不过它的喷漆颜色倒是和青羽很相近,深青色让它方便隐匿在森林中。

“那过两天让工人队去修补修补好了。”指挥室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李勋瞟了眼钟,“哟,十一点半了,吃饭去了,你也快点啊。”他关掉了通讯线路。

严君泽摘下头盔,操作舱的门缓缓打开,他跳出来,摸摸胸口的饭卡,嘟囔了一声。

好像这样的日子也没什么难过的,就是后方的人工作态度有些散漫。

生命墙说是很重要的防卫大工程,中央政府动不动投资千百万来建设生命墙抵御来自海洋的kaiju,可是现在不还是靠着机甲来搏命吗?

他回头看了眼96-05-18,恍惚间又仿佛是青羽的样子。


严君泽刷了饭卡,驾驶员的伙食比普通工人和指挥要好上不止一个档次,今天有银鱼炒蛋还有红烧大排,是很好很好的了,他相当满意。

食堂里挤满了人,又全都是刚工作完的大老爷们,臭烘烘的,还像个菜市场。今天风雪很大,每个人都冻得瑟瑟发抖,入春后东北还在飘雪,地上全是泥水和融雪,严君泽小心翼翼地避开人群,找了个既能看到电视还不会被注意到的角落。

“今日头条,机甲冲锋再次在南海打败一只三代影杀,这已经是他们第四次的胜利了。据悉……”严君泽停下了咀嚼的动作,电视台里的午间新闻在报道前方机甲胜利的喜讯,镜头里是他熟悉的老朋友,刘世宇和简自豪。

“很高兴今天又胜利了吧……也没什么好多说的。”简自豪挠了挠头,一张大脸笑得灿烂,“希望下次能速战速决。”刘世宇在一旁也附和着笑了笑,“挺好的,就是kaiju的攻势越来越猛烈了,希望能有更多的驾驶员加入LPL吧。”

严君泽垂眼看自己餐盘,戳了戳大排,突然没胃口吃了。

“你不吃啊?”李勋撞了下他的肩膀,这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严君泽旁边,指挥和普通工人今天的荤菜是道红烧肉,可怜巴巴的没几块还多是肥肉。

“你拿去吧。”严君泽摇了摇头,李勋那眼里都冒了绿光,像是饿狼一样盯着大排,李勋怪不好意思地讪笑一声,筷子倒是动得飞快把大排一下子夹到了自己盘子里。

“今天食堂纪律竟然这么好也真是奇了怪了。”李勋美滋滋地咬了一大口大排,扭头环视周围,平日里食堂里打架和口角争吵都是常有的事情,今天却有专人在旁边看着纪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来这里考察了呢。

严君泽这才意识到食堂今天的有序,见怪不怪地撇了下嘴,“或许是真的有什么大人物来了吧。”

“你可太抬举我了严君泽。”严君泽一听这声音立刻站了起来,餐盘差点被他剧烈的动作打翻,“将军!”他跑了过去,跨过几排桌椅站到刘谋面前,他刚才说话的声音很轻,可是严君泽就是能清楚地捕捉到。

“我们出去走走?”刘谋的心情似乎不错,主动邀请他一起去海边走走。

严君泽迟疑了一秒回头看了眼李勋,随即跟上了刘谋的脚步。


“你现在的机甲是哪台?”刘谋把手插在毛茸茸的袖子里,缩着脖子,活像个卖地瓜的老大爷,“妈耶东北这地可太冷了。”

“96-05-18。”严君泽裹紧了自己的棉袄,吸了吸鼻子,来这里一年有余了他还是没适应东北的气候。

“连代号都没有,这么low吗。”刘谋不满地翻了个白眼,“什么皮皮虾。你还不如回来呢。”

严君泽的手暗自攥紧,“将军……?”

“我说你还不如回来呢。”刘谋站定在墙角下,踢了踢这豆腐渣工程,“这破墙有什么用哦真的是,还不是要靠驾驶员搏命。”

“所以这是让我回去吗?”严君泽气定神闲地眺望还没解冻的海面,再三确认刘谋的话。

“是啊,不然呢?我大老远跑到东北来找你啊严君泽。”刘谋挥了挥手上的ID卡,“ID卡都给你弄好了。”

严君泽沉默了一秒,他无法确认自己还能重新站到那个位置上,“如果我还是不行呢。”

“你还没试呢怎么知道自己行不行?再说了你单人驾驶不是挺好的?我问过大连分部的人了,一周七天的巡逻,你一天都没有落下,连大年三十都没有。”

“那不一样。有个人要进入我的脑子,要读取我的记忆!”严君泽指了指自己的头,“我怎么能接受?!”

“副驾驶我已经找好了。”刘谋面对严君泽的怒吼也不生气,左掏右掏掏出一张照片,他上飞机前匆匆忙忙让人用拍立得拍的,“而且你不怀念它吗?”

“明天我就回去了,给你一晚上的时间想清楚。你是要一辈子碌碌无为死在生命墙和大海间,还是在前线和kaiju搏命,接受鲜花和掌声?”严君泽接过那张拍立得,呼吸一滞。

是正在重新涂漆的青羽。


“他来不来?”孙亚龙叼着烟搓了搓手,“鸭儿哟冷死我了再不来我们就走了。”

刘谋看了看手机,一点三十五。

再等五分钟,他在心里暗自对自己说。

就五分钟,严君泽再不来他们就回杭州。


“走吧。”刘谋疲惫地揉了揉眉心,看来严君泽最终还是不打算回去了,他等不到严君泽。

飞行员启动引擎,孙亚龙啐了一口,也不知道是气愤还是失望多一些。

“等等!”严君泽扒住门,将行李甩了上来,大步跨上直升机,随即关上门,一气呵成。

“睡过头了。”严君泽揉了揉眼睛,刘谋这才注意到他眼下的黑青,“你没睡啊?”

“我想了一晚上。”严君泽默认了他的说法,孙亚龙哼了两声,“还有点胆子,愿意回来。”


严君泽坐在生命墙高高的墙头上,手里紧握着两枚“R”的徽章。一枚是他自己的,还有一枚是乐毅的,乐毅的遗物最后都要运回他家乡交还给他家里人,严君泽悄悄地在离开的时候带走了这枚徽章,权当个念想。

他使劲擦了擦黄铜的表面,严君泽保存得很好,一点氧化的痕迹都没有。

要不要回去……严君泽扶住额头,他又看到了那一晚上乐毅在他眼前被硬生生捅出了操作舱的场景,还有脑内那撕裂的痛感,就像是他半个脑子被残忍地扯了出去。

“你说我要不要回去?”他小声冲着徽章絮絮叨叨,他觉得自己可以回去,但是他又怕自己的PTSD会影响到自己的操作,他甚至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患上了PTSD。

他怕别人看不起他,他也怕回去遭受众多非议。

“为什么不回去?”严君泽猛地一回头,看到李勋站在墙下面,不知道听到了多少他的自言自语。李勋冲他抬了抬烟盒,严君泽摇了摇头,只有当初刚来大连的时候他抽过烟,后来他再也没抽过了。

“能回去为什么不回去?”李勋可没有他那么好的体能能爬到生命墙上,只好站在下面和他喊话。

“有多少人想去都去不成,你为什么要放弃这种机会?”李勋双手插兜,歪着头看严君泽,“我看得出来你肯定不是一般的驾驶员,虽然你的档案送过来的时候是机密封存的,但是我猜都猜得出来。你以前一定是很了不起的驾驶员吧。”

“说不上了不起。”严君泽挠了挠头,他和乐毅搭档一共杀死过四只kaiju,加上最后那只的话一共五只。

“那肯定也是相当不错的,像你这么强的单人驾驶我还没见过几个。”李勋弹了弹烟灰,深吸一口烟,“机会都放到你手里了你为什么还不握住?要知道,有些机会……一辈子就只有那么一回了。”

半晌沉默。

严君泽深吸一口气,“你说得对。”

“或许我应该回去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手中乐毅的那枚徽章,毫无留恋地抛到了冰窟窿里。

“为了逝去的人,也为了还在奋斗的人。”


“严君泽到没到啊??”李元浩没忍住又问了一遍,刘世宇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两分钟前你刚问过。”

“一早上你已经问了不下二十遍了。”刘志豪看坐在指挥台前躁立不安的李元浩,“都确认他会回来了你就不能坐好等等吗?我看你看得头晕。”

“煮熟的鸭子都会飞更何况是严君泽?”李元浩撇了下嘴,他眼尖地看到通知系统里发来的消息,“来了来了!PDD的直升机回来了!”

太贴心了,战区竟然还会给指挥推送自家驾驶员的消息,李元浩感动得泪流满面。


直升机在顶楼缓缓下降,孙亚龙先跳了下来,随后是刘谋,最后才是严君泽。

严君泽抓紧了自己的背包带子,杭州基地的环境比他刚加入LPL的时候好了不少,估计也是刘谋厚着脸皮去和中央要了更多的投资,不然哪里担得起这么大的日常维护开销。

“严君泽!”严君泽远远地听到李元浩的声音,“我靠李元浩你不要一上来就gay我行吗?”李元浩上来一顿乱摸,严君泽整张脸皱成了包子,最终还是没忍住露出虎牙笑了出来。

“小明呢?你们也不把他带上来?我不是让你们把他带上来嘛?”刘谋眺望他们身后,就看到李元浩和刘世宇两个人,“来了,他去叫其他人了。”李元浩左看右看严君泽,“瘦了不少嘛泽少,棱角都有了,这帅的。”

“去去去,你这一看就胖了的人离我远点。”严君泽呵呵两声,拍掉李元浩不安分的爪子。

史森明冲刘谋挥挥手,身后跟着戴志春、刘志豪和简自豪。虽然严君泽不是新人加入RNG,但是总归要和所有人都认识一遍,“洪浩轩后天才能过来,台湾那边航空管制。”史森明先和刘谋汇报情况,孙亚龙冷哼一声,“又是航空管制。”

“来来来,认识一下,君泽这是你的副驾驶,史森明。小明绝对是我们这里最有潜力的新人,他是以第二名的成绩从猎人学院毕业的。”刘谋拍了拍严君泽,“小明和我儿子差不多,你好好对他。”史森明冲严君泽伸出手,“别听他瞎说嗨呀,什么儿子哦。你好,我听说过你,严君泽,青羽的主驾驶。”

严君泽使劲回想,意外地觉得这个笑容非常熟悉,他应该是见过的,不知道是在哪里,但是脑内一闪而过的画面他成功地铺捉到了。

“你好……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小明?”

史森明错愕了一秒,随即握紧了严君泽的手,“或许呢?走吧,我带你去看看青羽。青羽的修复工程是zero前辈主持的,你肯定认识他,他和我cue了好几回你了。”

“算是老熟人吧。”

史森明嘻嘻哈哈地拉住严君泽的袖子,严君泽不疑有他,跟上了史森明,李元浩刚想搭上严君泽肩膀的手还悬在半空,一众人面面相觑地看着越走越远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的两个人。

鸭儿哟,这么快就熟络了?

严君泽一句话就搭上了?

史森明一句话就把严君泽拐走了?


TBC.

———————————————————————

序章试水,看看有没有人喜欢机甲这种题材的。

很怕你们不喜欢这种硬核操作🙈

机甲设定以及资料还有LPL变迁史翻合集就好。


求反馈和评论,不手抖。#狗头

评论 ( 27 )
热度 ( 69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