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多cp群像】环太平洋(三)

鸽了一周我终于回来更文了有人想我吗!

本章有关PTSD发作的现象都是瞎扯 不要相信我!

当中厂荡剧情衍生戳  @恰一箱槟榔壳ㅋㅋㅋ 

———————————————————————


“琪琪你好好学着点,看看浩轩,格斗不输锅老师,你以后也要成为他那样的人。”李元浩和戴志春抱着平板站在训练台下,训练台上两个人如凶兽般斗争,速度之快让人只看得清对掌残影!

严君泽盯着面前史森明的手腕动作,他刚一翻腕上勾,严君泽一个跨步反手破势推开了他的手掌。史森明退后了两步,复又如水流般缠上了严君泽的手臂,他的攻势密集绵长,源源不断,像是奔流不息的海。

史森明的手抓住严君泽的上臂,他冲严君泽眨眨眼,背手一个横取摁住严君泽的肩膀!严君泽一个翻身从他怀中钻空逃了出来,借力弹起拽住史森明的肩上穴位,狠狠地抬到肩上一个过肩摔!史森明落地前两秒一扭严君泽手臂锁住他的手腕,脚落到训练台上没有任何缓冲,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史森明一拍地面举掌而起,严君泽扭过史森明的手掌,史森明的另一只手离他的脖子还有几厘米的距离,“痛痛痛!”史森明拧着眉毛指了指严君泽的手,严君泽的手劲很大,锢得史森明手腕上一圈红痕。

严君泽松开手,史森明缓了几秒才踉跄着扶住严君泽。他注意到史森明呲牙咧嘴的表情,“你的脚是不是受伤了?”

“刚才扭了一下,没关系的。”严君泽跳下训练台找到急救箱,里面有一个冰袋,他拿着毛巾包住冰袋又跳回训练台。

“抱歉,我没控制好力度。”史森明把冰袋贴在脚踝处,有点红肿,但是算不上严重,“你下次一定告诉我。”

“是我不够厉害啦,我要多向你学习啊君泽。”刚才格斗他几乎是被严君泽压得死死的,严君泽舒了口气,史森明没有怪他就好。他帮忙拉平了史森明肩膀堆叠的袖子,“慢慢来,你很厉害了。”

“准备一下,要去心智共感测试了。”李元浩的通讯器上传来指挥中心发来的提醒,尹景燮已经带着机械技师组准备就绪了,基地里已经腾出来空地了。

“这么快?最近这效率翻倍啊。”严君泽扶着史森明跳下训练台,史森明一只手挽着严君泽,一跳一跳地跟着他。

“赵志铭那边公式算出来再过半个月不到必然会有袭圌击,现在当然要抓紧了。如果你们共感率可以的话,下一次出战就可能是青羽了。”李元浩让技师把他们两的电路内衬和战斗外甲都准备好,“不是还要模拟测试吗?EDG那边风雷进度比我们快,应该会先让他们出战吧。”

“出战时间谁管你先来后到?君泽的经验让你们有资本率先出战,他的主驾驶不是白当的。而且也不是没有未经模拟就出战的先例。”他们走进指挥中心,李元浩戴上耳机站到指挥台前。严君泽和史森明开始穿护甲,技师帮他们扣好肩甲,严君泽摸了摸冰凉细腻的金属,还是他熟悉的感觉,还是熟悉的黑色衣甲。


严君泽和史森明踩上驾驶操作台,尹景燮最后确认脊髓夹已经连接成功开始神经对冲。

“你没有窥探别人记忆的习惯吧?”严君泽拿着头盔,在戴上前问右手边的史森明。

“心智共感不就是吗?”史森明戴上了头盔,呼出一口热气。

“我的意思是,就、就你没有故意去探寻别人的记忆的习惯吧?”史森明了然,严君泽不希望他故意往他的记忆深处看,“没有。我只会看心智共感里我看到的那些。”

“那就好。”严君泽戴上头盔,犹豫了一下还是扭头看向史森明,“如果可以的话,以后我会告诉你的。”

他没再多说,率先和通讯线路里的李元浩汇报情况,“李元浩,我们准备好了。”

“好的好的,继电凝胶传输。”戴志春确认了继电凝胶的离子量和浓度,黄色的继电凝胶填满了头盔的神经夹层,慢慢被吸收殆尽。

“锁定操作舱,开始下降。”

液压缸和液压杆的状态完美,机械在高速运转压缩空气,燃料推动机械转动,发出巨大的声响。

5……4……3……2……1……下降!”钩子松开巨大的机甲头部,严君泽紧闭着嘴唇,捏着自己手心,他已经多久没有这样驾驶过一架机甲了?戴志春调出缓冲器和承轴环,巨大的头部减缓了下降速度,接口精准对接。

钛钢金色护甲将接口保护在层层金属下。

核动力涡轮发动机发出耀眼的红光,尹景燮站在对面的通道里遥遥冲他们比了个大拇指。

青羽正式重连。


“青羽已准备完毕。”严君泽松了口气,还是熟悉的失重感,还是熟悉的对话。

“准备双驾驶心智共感测试。”戴志春对李元浩比了个OK,两个人现在的心率都很稳定,虽然严君泽的心跳偏快了一点。

严君泽和史森明同时闭上眼睛,一双无形的大手将他们的神经从脑壳下揪了出来狠狠地揉杂到了一起,他们被不断压缩,看到一张张扭曲又好笑的脸,像是一次奇妙的探险。

严君泽在蓝色的迷蒙里穿行,他看到柔软的、刚出生睁眼看世界的史森明,他轻轻地伸出手指,碰到了母亲的掌纹。

史森明从小就爱笑,每天都笑嘻嘻的惹人喜欢,他像是发光发热的小太阳,每个同龄人都想靠近他。

有谁会不喜欢他呢?严君泽想了想,史森明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不过这个用词不太恰当,阳光的少年感比较合适。

收到了猎人学院通知书的史森明,高振宁和史森明一起上的初中,算是半个竹马,严君泽撇撇嘴。下一秒强大的吸引力把他扯入下一段记忆。

是他们的初见。

史森明无意的莽撞,仅有的一颗奶糖和诚挚的道歉。

史森明还是后面看到了官方发布的模拟指导小视频他才意识到他撞到的是严君泽。

天呐自己在他面前怎么表现得那么蠢……记忆里的史森明搓了搓自己的脸,想着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一定要澄清自己平时没有那么傻气。

刘谋在第五年到第六年那段艰难岁月因为缺少驾驶员来猎人学院寻找新鲜血液,刘谋比现在看上去瘦了一圈。要不是因为我的离开,严君泽有些自责,刘谋其实不必这么急忙去寻找新人。史森明和高振宁在那个时候被刘谋看上的,这也是严君泽在记忆里第一次看到史森明和高振宁的格斗。

史森明的风格没有变过,而他的实力已然突飞猛进。现在的格斗严君泽自然要用尽全力面对史森明,他不再是青涩的学生了。从一开始面对高振宁猛烈攻势的一味防守,到后来学会找到时机反击,更懂得了什么是配合。他在刘谋的指导下更是如鱼得水,史森明的风格就是没有风格,如果对手刚烈,他就是流水;如果对手圆滑,他就是枪矛。

当刘谋把史森明和高振宁拆到RNG和IG时两人还颇有怨言,特别是高振宁。毕竟当时在高振宁心里他和史森明的搭档就算不是第一,也是妥妥的前三。直到刘谋把严君泽的档案发给了史森明,史森明不闹腾了,他犹豫了。

“只有你,小明,只有你可以。”刘谋语气温和,他站在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正在建造的登极还有一旁着手开始重设的风雷,而青羽此时还没有从仓库里拖出来。

“为什么非我不可?”史森明翻了翻严君泽的档案,当他听到这个名字时他几乎是瞬间想到了那匆匆一撞,严君泽在一年多前退到二线,现在他要回来,不是更应该给他配个有经验的驾驶员吗?

“一是因为你的风格,二是因为你的性格。君泽的风格,你懂吧,不好琢磨,他需要一个可以及时适应变化的搭档,而不是简单的防守型或者进攻型的搭档。”刘谋看史森明神色已经开始动摇,趁热打铁,“而且他退回二线这段时间,这个心理状态很难调整,我希望你能在心理方面多给他一些反馈。毕竟你在学院里选修了心理辅导课。别反驳我,我问过了,A的成绩。”史森明一下子哑口无言,“那……那好吧,我先和他试试。”

“你不是和他已经碰过面了吗嘿嘿嘿?”刘谋点了根烟,冲史森明鸡贼地笑了笑,“还给了严君泽糖,丫儿哟你在干什么?”

“赔罪!道歉行不行啊!而且那又不代表我会和他配合得好嘛……说不定他不记得我了。”史森明梗着脖子反驳刘谋,他揉了揉自己的后颈,玉坠子挂在胸前,露出一截红线来。

不知道严君泽会不会记得自己……史森明翻开他的档案上那张证件照,点了点严君泽的眼睛。

记得一点,哪怕一点也好啊。


记忆的尽头一瞬间蓝色反转,人像又染上了不同的色彩,严君泽的半口气松了下来,看来他们的心智共感还是很顺利的。

直到黑白的颜色铺天盖地地侵袭了他眼前的色彩。


史森明进入严君泽的记忆时意外地轻松,严君泽童年的记忆一点也不沉重,甚至有些搞笑。被迫穿了小裙子的严君泽,还被他的妈妈揪住扎了小辫子,抱着毛绒熊照了相。不知道要是告诉李元浩他们会不会被严君泽追着锤,史森明没忍住地笑了出来。

严君泽小时候就皮得很,是学校里的孩子王,带着一群跟屁虫下水抓鱼捞螃蟹。最加上从小就很帅的一副皮囊,除了经常表情失控外,还是很吸引女孩子的目光的。

史森明看到了乐毅,那位严君泽的前任搭档,他和严君泽的关系似乎比一般朋友更为亲密……?

严君泽会和他一起去吃烧肉,一起看电影,还会挤在一张床上打游戏。他一定不是个直男我日,史森明翻了个白眼。

下一秒他站在滔天巨浪里,巨人般的身躯站在他面前,顽强地守护着整座城市。青羽掀起满天风雨,和暗山狠狠地撞在了一起。暗山的兽角刺穿了青羽的左臂,几根电线松垮垮地扯着机械臂的残肢,它一甩头,刺穿了青羽的操作舱,巨大的爪子径直伸了进去抓出来一个人。

是乐毅。

他被暗山越捏越紧,外部压力给了他太多压力,体内氧气几乎被挤压殆尽,血泡已经冒到了他的嗓子眼!

暗山将乐毅往远处海洋一抛,那里有着海底最凶恶的生物在等着咬碎他的身体。

史森明捂住自己的头,此刻他与严君泽的共感即将完成,严君泽所想即是他的所想,严君泽遭遇的一切就是他遭遇的一切。

一个驾驶员承受住本应属于两个人的神经负荷到底是什么感觉?

史森明问过简自豪,简自豪挠挠头,神色意外地认真,“我只能说,没有经历过的驾驶员,真的非常幸运。”

此刻他终于懂了。

史森明的中枢神经像是被人拿着刀一下一下地刺在每个节点上,我的脑子肯定是被人放进洗衣机里洗了一遍吧,这翻来覆去的搅碎的痛感。史森明在严君泽的记忆里痛苦地蹲下来,浑身肌肉紧缩在了一起,他的神经被两倍的神经对冲反馈,每一根神经被迫接受两倍的信息。

严君泽当时竟然还能杀死暗山并回到小兴安岭,这种过人而不可思议的韧性……甚至会令人感到恐惧。

他继续穿梭在严君泽的记忆里,严君泽驾驶着那台96-05-18在森林里自由行走,雪落在机甲身上,电动力核心发动机散发的热能将雪花很快融化。96-05-18身后是建立了好几年的生命墙,这就是严君泽每天反复的工作,检查生命墙和森林,一直到海岸线边上。

好寂寞啊。史森明看着满目白雪,情不自禁地抓了一片。

不知道严君泽是否也在这里感到过寂寞。

96-05-18正准备往回走,雪山上突然传出一声巨响,大片雪花滚落,一片接着一片,像是不可阻挡的洪水!

史森明愕然地睁大了眼睛,这不可能!

怎么会又出现了一只暗山!严君泽的档案里没有写到!他也不应该遇到!

那只暗山越跑越快,史森明拼命跟着96-05-18一起往回跑!

它扑到了史森明眼前!


“怎么还没有好?神经搭桥还没有成功吗?”李元浩焦急地咬住自己的手指,数据面板上严君泽和史森明的神经搭桥过程停滞在了91%,已经三分钟了。

戴志春又刷新了一遍,“脊髓夹连接稳定,继电凝胶吸收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没有神经搭桥完成。”

“连神经搭桥都还没有完成,他们在搞什么……”李元浩颇为头疼地揉了揉鼻梁,他可不希望会出什么意外,这是严君泽回归后正式的第一次露面,在整个战区面前。


史森明是因窒息感被强迫着从严君泽的记忆里醒了过来,严君泽掀了他的头盔把他从操作驾驶台上扯了下来!

“严君泽你干什么!心智共感还没有结束!”史森明被拉到了加农炮的储藏室门前,严君泽刚才抬头看他的那一眼让他不寒而栗,“闭嘴!”史森明撞到了门上,吃痛地捂住后脑勺,严君泽眼前的史森明此时和暗山的面孔叠叠分分,他的声音和暗山的吼声重合,在他的耳边炸开来。严君泽的手抚上史森明的脖子,那里是他跳动着鲜血的大动脉,严君泽又回到了那个夜晚,他把史森明想象成了暗山!

史森明紧张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君泽……我们现在不在海上我们在青羽……”

“你还敢和我提青羽?!”严君泽一拳打在史森明耳边,“是你杀了乐毅!是我失去了副驾驶!”

史森明捏紧了手,他完全不知道严君泽为什么会对他说出这种话,怎么会这样,他们明明快要心智共感成功了,这个时候严君泽发什么疯?

“不,君泽你看清楚,我是史森明,不是……”严君泽一把卡住他的脖子,史森明一下子喘不上气来,“暗山!一只kaiju和我狡辩什么!”严君泽眼前暗山和史森明的面庞又分了开来,严君泽使劲掐了下自己的腿,有一瞬间他松了劲,他眼前的明明不是暗山!

史森明借力扭住严君泽的手腕翻身逃出了他的禁锢,严君泽面前暗山的影子和史森明的形象又重合在了一起!

严君泽转身拧住史森明细瘦的手臂,史森明回头躲开他的拳头,全息系统的灯光下他看清严君泽那一双眼睛,意欲置他死地的眼神!


“脊髓夹断开连接?”李元浩暗叫一声糟糕,戴志春面色凝重地刷新了数据,“脊髓夹断开连接,继电凝胶没有反馈。”

“打开操作舱的门!立刻!”戴志春输入指令,弹出了“禁止访问”的界面,“虎哥!我们的程序被人改动过了!操作舱的门锁没发打开!”

“我艸……”戴志春急出一头汗,反反复复地输入指令,每一次都是“禁止访问”的界面,“要想打开门只能现在修改程序了。”

“你要多久?”

“五分钟。”

“三分钟。”洪浩轩也过来帮忙,“怎么可能神经搭桥都没有成功?君泽和小明没道理啊。”

“有什么装置或者程序会干扰神经搭桥吗?”洪浩轩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改程序不太可能,这个只有总负责人可以动。如果说装置的话,干扰器或者分离器都有可能吧。但是现在分离器市面上都几乎不可能找到完整的分离器零件了,黑市也不靠这个来赚钱,只有干扰器了吧。”

李元浩沉下脸来,如果真的是干扰器的话那就糟糕了……他很清楚严君泽会看到什么幻象!

“联系扣神,麻烦他赶紧过来。”李元浩深吸一口气,“这下可真是个大麻烦了。”


史森明摔在地上,翻身躲过严君泽的伸手一抓,严君泽要继续探取的动作硬生生地停在半空,他甩了下头努力让暗山从自己的眼前离开,下唇被他自己咬出血来,嘴里一股腥味。

“史森明……史森明你离我远一点……”他抠着自己的手,抓下两道血痕,史森明扶着地板站了起来,他走过去,“严君泽你别吓我,你到底怎么了?”严君泽的头疼得要裂开来了,史森明一靠近他他就向后跳了一步,他又听到了暗山的吼声和乐毅的呼救声!严君泽踏出重重的一步再次冲了上去!他要把面前的暗山解决掉!


“开了!”简自豪和刘世宇冲了进去,他们被面前扭打在一起的人吓了一跳,幸好还是简自豪先反应过来拉开了严君泽,刘世宇把史森明拉到了身后,简自豪按住严君泽的肩膀不让他再乱动。

“怎么回事?”李元浩站在舱门口,一脸错愕地看着简自豪按着严君泽走了出来,身后的史森明面色苍白,还受了伤。

洪浩轩进了操作舱打着手电筒查找干扰器的身影,凭着他的经验直接去了隐蔽的机械零件备用箱那里,“啊,找到了。”干扰器是一个黑色的微型盒子,上面的蓝色信号灯一闪一闪,“P3-C47的通讯器。”他递给戴志春,童扬赶了过来匆匆脱下外套,“还是改装的干扰器?”

“只动了一下通讯线和电波接收器,这个神秘人提前将一段音频放到了里面。”

“君泽和小明怎么样?”童扬将通讯器连上硬盘,还是使用机械键盘让他舒服点,全息屏幕上滚过一排排代码,童扬仔细寻找其中的改动。

李元浩和刘志豪挡住指挥中心外其他人的目光。严君泽和史森明坐在地上,刘世宇说了什么,史森明摇了摇头,一只手刚轻轻地搭上严君泽的肩,他他就甩开了史森明的手一把把他摁在了铁门上。严君泽的手重重地砸在他耳旁,眼眶通红地盯着史森明,嘶哑着声音一字一句地警告,“别碰我。”史森明被他锢在怀里,严君泽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额上青筋暴起,咬着后槽牙极力忍耐着什么痛苦,抵在史森明脖子上的手肘还在颤抖。

严君泽的脑袋简直一团浆糊,他的眼前还模模糊糊地重叠着暗山和史森明,时一是指挥中心里柔和的灯光,时一是大海上那艘俄罗斯渔船的冷光灯。

童扬回头看了一眼,立刻将手上的工作交给戴志春,拨开了李元浩和刘志豪。

“让一让,你们让一让。”李元浩和刘志豪给这位前辈让开空位,“君泽我们先松开小明好吗?”他慢慢拉开严君泽的手,将史森明先慢慢牵了出来,童扬对上严君泽的眼睛,绝望、痛苦、又无法抑制的暴怒。确实是PTSD了,和自己一样。童扬很清楚现在严君泽处于高度警觉状态,做什么事情都不能急,不然受伤的,不仅仅会是他。

严君泽慢慢松开拳,干扰器在戴志春改回程序前最后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声响,洪浩轩慌张地捂住它的音响,来不及!下一秒严君泽猛地钳住童扬的脖子!童扬将史森明先拉到了身后!刘世宇和简自豪立刻反应过来拉开了严君泽,把他双手束在一起!严君泽低吼一声剧烈挣扎了起来,童扬咳了几声,“你们轻一点不要伤了他!他平常吃什么药你们知不知道?!”

“什么药?”他们几个人茫然地对视了一眼,严君泽的档案上并没有说明他有任何的药物治疗,没有说过他的病史!

“治疗PTSD的药。”童扬低低叹了口气,怕是严君泽的档案没有更新,也不知道严君泽平日里用的是不是SSRls类药物,但现在总归比没有药要好。帕罗西汀要吃1到3个星期才有用,但现在能让严君泽舒服一分钟就尽可能让他舒服一分钟。他撬开严君泽的牙关逼迫他咽下那片白色药片,严君泽咽下那片药片,帕罗西汀……童扬怎么会有?

童扬和严君泽四目相对,童扬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希望严君泽不要宣扬出去。

史森明站在童扬背后,他竟然没有想到PTSD,严君泽所有的反常行为都能被PTSD解释通了,所以刚才,他是将自己认成了暗山。史森明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悸。

“怎么样?”童扬回头,是明凯,他刚从训练室跑了过来,“我的事情做完了,走吧。”他拉住明凯的胳膊,李元浩和刘志豪扶起严君泽,简自豪和刘世宇扶起史森明,现在先管不上什么狗屁心智共感测试了,这两个人现在必须要去医院,然后还要对严君泽的PTSD做出合理的解释。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得了PTSD的?”医生抱着平板坐在他床边问严君泽,严君泽抬着头看天花板,左手挂着水,史森明为了保命反击得也不轻,但是肯定没有自己的力度重。

“大概,大概去了大连半年之后吧。”医生记下他的回答,“你有去过医院吗?”

“没有。我找的是工程队里一个退休的心理医生。”严君泽抠了抠嘴上的死皮,他想着一会自己是不是应该去看一下史森明和他道歉。

“所以你并没有确诊PTSD?”

严君泽扭头看这位女医生,“我确定是PTSD,我私下去过医院了。”医生又在平板上记上一笔,“你的发作频率高吗?”

“不高。只要没有那种刺激,我不会发作的。”严君泽又想到操作舱里那恐怖的画面和声音,打了个寒颤。

“你随身带着药吗?”

“在宿舍里,我很久没吃了。”

“好吧,但是接下来三个星期你都要吃了,驾驶员。”医生耸耸肩,在桌上放下一板帕罗西汀,“医生,我能去看看我的副驾驶吗?”

医生翻了下病历,史森明的病房就在严君泽隔壁,“不行。我们怕您还会伤了您的副驾驶,所以很抱歉,现在还不可以。”

“好吧。”严君泽颓然地倒回床上,实在不行的话,半夜溜过去看一眼也可以吧。


“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们,搞得我们都措手不及。”李元浩坐着削苹果,严君泽放下平板看他削的坑坑洼洼的苹果,“我告诉你们什么?我直接和你们讲我有PTSD?”

“也可以啊,不就是PTSD吗。”

“怎么被你说的轻描淡写的?PTSD很难搞定的好吗兄弟。而且更重要的是,一位PTSD的驾驶员,会被很多人诟病。”严君泽早已想到了后果,却没想到这种糟糕的结局来的这么快。等他出了院,他要怎么回到RNG?

“PDD把消息压下去了,现在调查组在调查那个干扰器。PDD对你的重视程度超过你的想象,哎你吃不?”李元浩把苹果递给严君泽,严君泽摆摆手,吃了帕罗西汀后有副作用,他可不想等会反胃吐出来。

“除了小狗和锅老师,提上来的全都是新人,只有明凯和你现在是老驾驶员带着新驾驶员。PDD当然希望你能尽快出战,LPL不可能只靠着冲锋。只要你的状态稳定,PTSD在PDD眼中都不算什么。”李元浩自己切下一块苹果,“这些老前辈愿以任何代价打败kaiju,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能阻挡他们的步伐,质疑也好,愤怒也好,他们全都不会放在眼里。”李元浩说这些话希望严君泽能安心一些,或许PTSD会影响到一些驾驶员,但严君泽不应该是其中的一个,“你的PTSD在他们看来,也只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


严君泽揉了揉额角退出蛇蛇争霸,吃了帕罗西汀后他更睡不着了,帕罗西汀的副作用太多,就是这点不好。连带着玩蛇蛇争霸都集中不了注意力,一个不留神就被排名第一的吃掉了。

不过现在他应该可以去看看史森明了,李元浩告诉他史森明就在隔壁。

严君泽翻下床,还没等他走到门口,病房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来,我靠医生晚上还要查房?他一咕噜爬回床上盖好被子开始假睡,整个过程绝对不超过三秒。

“君泽?君泽你睡了吗?”史森明小心翼翼地探了个头,严君泽的方向背对着门口,看上去已经睡着了。

严君泽睁开眼坐了起来,史森明逆着光踩着一双棉拖鞋缩在门口,穿着过分宽大的病号服,神色小心翼翼。

“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呀。”史森明反手关上门,一瘸一瘸地走了过去坐在椅子上。

“我有什么好看的。”严君泽一想到今天下午自己的行为就止不住懊恼,低着头不敢看史森明。史森明身上一定好几处伤口,手上、脖子上、头上、脚上,他到底在干什么……严君泽有些崩溃地捂住自己的脸,这太糟糕了。

“我来看看我的主驾驶不是天经地义的嘛?”史森明拆开糖纸把奶糖放到自己嘴里,严君泽挪了过去,史森明脖子上那道严君泽掐出来的淤青很明显,现在已经变紫了。

“以后……你还是去和高振宁搭档吧。”严君泽想碰碰史森明的伤口,可他又怕自己伤了史森明,最终还是蜷回了手指,“太靠近我会受伤的。就像这次。”

史森明嚼糖的动作一顿——糖好像黏在牙齿上了,史森明拿舌头去搅和那块糖。

“宁已经在和我的狗儿子搭档了,我才不去搅和他们呢。”史森明终于把奶糖才牙齿上舔了下来,“PDD也不会同意的。”

“可是我不希望你再受伤。”严君泽看着史森明又掏出一颗奶糖,“靠近我本身就已经足够危险。”

“我知道。”史森明把奶糖递给严君泽,“可是我不怕。”

“我会怕。”严君泽拆开糖纸,嘟囔了一声,PTSD发作的时候他意识是那么模糊,他都不能意识到他到底在做什么,最后暗山和史森明在他眼里就是同一个存在。

史森明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他嫌坐在椅子上冷,愣是把严君泽挤得只剩半边床自己躺了上来,“哇你干什么史森明——”

“你先吃糖去。”史森明扯过被子,自己的脚终于没那么冷了,躺着太舒服了。

“怎么了?”严君泽嚼着奶糖,腮帮子鼓出来一块,他也躺了下来。

史森明侧过身眼神亮晶晶的,他戳了戳严君泽,“哎,PTSD发作的时候是不是很难受?”

“怎么突然这么问?当然很难受啊森明。”严君泽枕着自己的手臂,反正吃完帕罗西汀有失眠的副作用,他现在一点想睡觉的念头都没有。

“所以你更需要我呀。”史森明戳了戳严君泽鼓起来的腮帮子,“不然的话你一个人承受PTSD该有多难过呢?你打算让自己一直和墙对打?还是把自己咬得满嘴血?”

严君泽嚼奶糖的速度加快,史森明扯着他的病号服袖口,“让我留下来帮你好不好?”

“我可是钦点的你的副驾驶哎,你不能这样抛弃我。”史森明噘嘴,半撒娇地摇了摇严君泽的袖口,“拜托啦,让我一起和你面对吧。”

“……好吧。”严君泽咬碎了最后一点奶糖,“但是下次发作的时候,你离得远一点。”

“不,我会握住你的手的。”史森明的神色坚定而认真,严君泽和他对视了一眼,“我可是你……的搭档啊,同生共死的搭档。”


史森明跳下床,他要赶在清晨护士来抽血前溜回病房,严君泽看着手心里的又一颗奶糖哭笑不得,“又给我一颗糖?森明你什么意思?想让我蛀牙吗?”

“给我的君泽霸霸一个奖励不行吗?”史森明对着他扯了个鬼脸,“不要就还我。”

“要,当然要。”严君泽扯开糖纸,史森明冲他笑着关上门,“赶快睡觉吧,我陪你聊了一宿哎严君泽,你拿什么感谢我?”

“火锅吧,奶茶也行,看你喜欢什么。”严君泽把他赶回去,“你快回去睡觉,别管了,我肯定请你就是了。”

“嘻嘻嘻嘻谢谢君泽霸霸!”

严君泽扭头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色,径直下了床擦去水雾。

杭州城内的路灯还亮着,汽车在高架上飞奔,麟梦尸骨上那座祭祀kaiju的庙宇一大早就点起了火焰。

居民区外的煎饼果子摊照常开始营业,CBD的高楼大厦里一层层的办公室亮了起来,已经有人提着咖啡坐到了电脑前。


严君泽在玻璃上写下“史森明”三个字,轻柔得仿佛是在临摹什么稀世珍宝。

确实是稀世珍宝啊。

像奶糖一样甜的稀世珍宝。


TBC.

———————————————————————

恭喜君明在谈恋爱的路上又跨出一步!

不可思议我这篇文三章已经有2.5w+了

下一章差不多要出战了


依旧求评论求反馈 不会手抖啊喂#狗头

评论 ( 18 )
热度 ( 72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