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潮生

LPL RNG☆需要反馈

不同墙头疯狂蹦迪
副业拍摄修图 自娱自乐
江北晚日看潮生

【喻黄】把自己说哭了是一种什么感受【知乎体】

荆棘路:

※还是那句,不要跟我提设定BUG






把自己说哭了是一种什么感受。


 


 


我就是剑圣 


谢邀


……


你的剑圣黄少天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并向你丢了一只柯基。


 


一只鸭梨


谢邀


这个问题还是请专业人士来回答比较好@好大一条鱼


 


 


好大一条鱼


 


大概是一种甜蜜而又忧伤的感受吧。


他每次把自己说哭都很兴师动众,虽然真的很可爱。你们应该知道我这里说的他是谁吧。:-D


 


印象中他第一次把自己说哭是在第二赛季,那个时候我们关系不算太好。有之前训练营实力悬殊造成的差异的原因,也有我间接造成魏队离开的原因。他一直是个会直接表达自己的想法的人,他那时候对我说,我认同你的实力了,但是不会原谅你。还真是个倔强的人。


因为需要为了战队以后的发展配合对方,所以整个第二赛季,我们日常也开始了各种交流。每次训练营去看比赛,我也总是被安排坐在他的旁边。


那是魏队在蓝雨的最后一场比赛,直到最后全场有欢呼也有静默的看着那场比赛落幕,只有他在比赛结束之时声嘶力竭的在蓝雨席大声的破骂,骂着骂着声音就小了下去,我听着他说,老鬼怎么能输呢,怎么可以输呢,眼泪大颗大颗的掉着,旁边不少观众也注意到了他,有安慰他过来问怎么了的,他还是哭个不停,自己还用手擦,那个时候怕他引起围观,又担心他哭着看不清楚路,就牵着他去了厕所,打算给他洗洗脸让他振作起来。他边哭边用另一只手擦脸,嘴里还说着,我们蓝雨不会输的,以后我得给老鬼报仇,叶秋真讨厌之类的话,尤其是说两句还会抽噎两下,特别像是个小孩子。


牵着他刚到厕所,就遇到战队的前辈们了。有凑上来闹他的,他就很生气撅着嘴哭着,抽抽噎噎的教训起前辈们,说着某某你那个操作得再快一点,某某你那个动作是什么啊太丢我们蓝雨的脸了吧,你们都应该在努力点啊,为什么总靠着老鬼一个人,一本正经的语气眼泪却刷刷的掉。


最后眼泪越聚越满,在厕所门口就爆发了,嚎啕大哭了起来,“我不要我们蓝雨输,我不要老鬼走。”可能因为他哭的太惨了,前辈们着急的开始围着他团团转,你能想象一群职业选手都围着他想着办法哄他开心的样子吗,就差从四次元口袋变出糖果给他,个个一副操心老妈子的表情,完全不顾自己职业选手的形象,都忘了这是在厕所门口这件事情。


本来我想着在前辈们围着他转的时候就离开的,他却紧紧的握住我准备松开的那只手,越握越紧。后来他终于不哭了,前辈们要回去整队了,我们还要回到座位上看接下来的比赛。


当时我在想,和他一起拿冠军吧,可不能让他再这么哭了,太伤神了。


我紧了紧握他手,我说“我们拿冠军吧。”他愣了一下,垂着头,小小声的嗯了一声。我牵着他回去的时候,他在我后面絮絮叨叨的,你别告诉郑轩啊,好丢人啊,还有你不可以嘲笑我啊。


 


他第二次把自己说哭,起因是你们都知道一件事。那是第八赛季结束,赛后要做复盘,因为担心他情绪不稳定,本不想让他参加,他执意要参加。是复盘时发生的事情,他嘴里给大家分析着战局,分析着,就开始掉眼泪,徐景熙就给他递纸巾,他拿过去,擦着眼泪,继续说着这里的走位,那里的操作,说两句掉眼泪,再说两句掉眼泪,徐景熙双手捧着纸巾盒给他。后来等他说完,我接替着说,他乖乖的坐在一边,眨着眼睛掉眼泪,我看着他,感觉很无奈对他说,可不可以不哭了。他一脸无辜的两个眼睛泪汪汪的说,管不住,是眼泪先动手的。


结果这句话把大家反而说笑了,他当场就怒了,吼了一句,笑什么笑啊。大家当场就安静下来了,他吼完跟着抽噎了一下,徐景熙马上递纸过去。


后来复盘也复完了,他也觉得丢人躲在宿舍里不出来,这次又把大家给急的团团转,给他买好吃好喝的还把之前珍藏的键盘鼠标手办之类拿了出来当礼物,我作为手里掌管着宿舍万能钥匙的人被选作了代表去进行慰问。一进屋,他一张苦瓜脸,拿被子挡住自己半张脸红着眼睛瞪着怀里被各种东西淹没的我。太狡猾了。他这样说。


他盘点着那些东西,每个东西都贴着各种黄色的小标签,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话语,他挨个看了过去,边看边揉自己的脸蛋。太狡猾了啦,他嗷着,在床上打滚着。后来他还专门找了个室内设计师,把他宿舍那面墙改造了一下,把那些标签装饰在了墙上。


他把那些礼物都收好后,凑近我,问我怎么没看到我的礼物,没什么话对我说吗。我说,你想要吗?他点点头。我说礼物的话,以后帮你实现个愿望吧。他思考了一阵,点头说,可以。


又问我,那想说的话呢。我从兜里拿出之前写好的便签条贴在他的脑袋上。他拿下来,看了就笑了。


 


也许有人好奇我当时写了什么,那就告诉你们吧。


 


“一起拿冠军吧。”我当时写下了这六个字。


 


虽说蓝雨再次拿冠军已经是他准备退役那个赛季才实现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当时发生一件意外,在赛后的记者会离场的时候我遭到女粉丝的强吻。我就不提我当时的感受了,只是希望电竞粉丝们要理智一点,不要干涉电竞选手的私生活,请尊重每一个电竞选手。


很快就有安保人员出来制止,然而风波闹得很大,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他,被吓得都不说话了,在回去的车上一直欲言又止的样子看我。


回宿舍,跟他说了晚安,让他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开退役相关的记者会,结果他恍恍惚惚跟在我身后进了我的房间。转过头,问他怎么了。


他就呵呵的傻笑,然后就开始自话自说了起来。“队长你应该不会受打击了吧,队长没事的,别担心啦,虽说初吻被夺走是会挺糟糕的。”他宛若一个智障一样,边呵呵的笑,边絮絮叨叨的说,让人越听越心闷到难受。


“不是初吻。”我这样对他说,就看他跟开了机器人模式一样,机械的点了点,哦哦了两声就转过头,继续呵呵傻笑,嘴上说着不打扰了,也是啊,怎么会是初吻呢。僵硬着姿势往门前走,走两步就停在那里了。


“是女孩子吗,好看吗,是怎么样的女孩子啊,队长喜欢吗,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尽管是背对着我,我还是能听出来,他逐渐加重的哭音。


“是训练营时期认识的,我觉得挺可爱的,也很喜欢他。”


他哽咽着。“原来这么早就认识了啊,真是的,也不介绍给我。”


我想,那张背对我的脸肯定哭的惨兮兮的,


 “还没有告白,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我。是个话唠,有时会闯祸让我很无奈,二十几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但是认真起来又会让人觉得很帅气,是个机会主义者,洞察力很好,却察觉不到我喜欢他。大概没有勇气吧,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告白。”


 


曾经想过,做一辈子的队友吧,让这份单恋结束在有他陪伴的职业生涯吧。然而在他明天就要退役的那个晚上,因为他的哭,所有的犹豫不决都消失不见,这该死的友情,让他见鬼去吧。


 


“喻文州,你还记得吗,你曾经答应过我,要实现我一个愿望。”


“嗯。”


“我现在有愿望了,去告白吧,向你喜欢的人告白吧。”


 


那大概会是,我人生都会记得一天,我轻轻的拥住撅着嘴哭泣的他。


 


“不哭了好不好。”


“不要。”


 


后来他留在了蓝雨做指导。


我偷偷在他的那个贴满便签条的墙的角落里,补了一个小小的纸条。


 


 


 


“喜欢你。


             ——喻文州”








 


评论




我就是剑圣:我都忘了!初吻是怎么回事!说清楚谁夺走你的初吻,对象是谁!!不说清楚今天不准进我房间!!


好大一只鱼回复我就是剑圣:有次大家一起去KTV唱歌,你喝醉了,偷偷地亲的。你忘了我有宿舍的钥匙吗。


 


END






写傻白甜上瘾中

评论
热度 ( 670 )

© 江北潮生 | Powered by LOFTER